對助貸機構的仲裁裁決不予執行

對助貸機構的仲裁裁決不予執行

引言

現實中,不少助貸機構,通過各種方式提供民間借貸,然後再通過申請商事仲裁的方式來獲得仲裁裁決,如借款人、抵押人不還款,則再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那麼在此過程中,作為借款人、抵押人,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呢?

如抵押人和借款人不是同一人,借款人作為被執行人,可以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抵押人作為案外人,也可以申請不予執行仲裁。

實戰案例提示:

比如,我們曾代理的一個案外人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案,我們提出:深圳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前設計好,通過債權轉讓的模式,提供民間借貸,擔保公司被深圳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操控,擔保公司隻是其提供借貸的通道或該借貸流程中的一環,從事非法金融服務,違反國傢強制性法律規定,擔保協議書、最高額抵押反擔保合同均系無效合同,債權轉讓後,也不應支付利息,房產抵押亦無效。

當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被執行人和案外人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也需要在法定期限內及時主張,否則可能喪失相關權利。

參考案例借鑒:

針對助貸機構的仲裁裁決,有法院裁定認為擾亂金融管理秩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裁定不予執行,見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2021)渝04執162號裁定書

法院認為: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的經營范圍明確規定其不得從事金融業務,但仍通過其運營的平臺吸收公眾存款並通過向社會不特定對象提供資金以賺取高額利息,出借行為具有反復性、經常性,借款目的具有營利性,違反瞭《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十九條“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設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或者從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業務活動”的規定,擾亂瞭國傢金融管理秩序,損害瞭社會公共利益,對此類行為應當作出否定性的法律評價,並予以禁止。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裁定如下:不予執行寧波仲裁委員會作出的(2020)甬網仲字第1869號裁決書。

當然針對該裁定,網絡也有不同聲音,認為該裁定可能未按程序由上級法院審核。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仲裁司法審查案件報核問題的有關規定》第三條規定:“本規定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的非涉外涉港澳臺仲裁司法審查案件,高級人民法院經審查,擬同意中級人民法院或者專門人民法院以違背社會公共利益為由不予執行或者撤銷我國內陸仲裁機構的仲裁裁決的,應當向最高人民法院報核,待最高人民法院審核後,方可依最高人民法院的審核意見作出裁定。”

此外,還有法院在案件處理過程中,直接將助貸機構的服務費用在借款本金予以扣除,見廣州互聯網法院2019粵0192民初45771號民事判決書。

法院認為:優貸公司作為取得經營牌照的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本身應具備獨立有效開展線上貸款業務的基本能力。身份核驗、授信審批、合同簽訂、劃扣清分等核心環節直接影響到貸款安全,應當由優貸公司主導和控制,在上述環節中產生的費用也是其必須支出的基礎運營成本。優貸公司不支付對價,反而是默許助貸機構在未向借款人明示的情況下,向借款人直接收取咨詢費、每期服務費、征信查詢費、扣款失敗手續費、正常還款履約保證金等名目繁多的“服務費”,實質上是利用貸款人的優勢地位,通過核心業務外包的方式將基礎運營成本以“服務費”名義轉嫁為借款人的借款成本,借以減少自己的支出,變相提高自己的收入。

因外包產生的基礎運營成本應由優貸公司直接向助貸機構支付,而不應由助貸機構向借款人收取,其收取明顯有失公允,故本院認定優貸公司以減少支出方式獲得瞭合同約定之外的收入,何小平被劃扣的服務費應作為何小平在正常本息之外的還款從案涉貸款中予以扣除。

成功經驗總結:

1、作為借款糾紛的被告人,應積極應訴,減少不必要的還款金額,比如貸款服務費、高額利息等;

2、針對助貸機構的案件,作為借款人、抵押人、擔保人,需要提前收集整理證據形成證據鏈,以否定借款合同的效力,最大限度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3、借款糾紛的仲裁裁決下達後,執行案件中,借款人、擔保人作為被執行人,同樣應積極回應法院的執行,在法定期限內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

4、借款糾紛的仲裁裁決下達後,執行案件中,抵押人作為案外人,同樣應積極回應法院的執行,在法定期限內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