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

戰爭是人類社會一種特殊的實踐活動。戰爭雙方的較量,說到底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在這一較量過程中,高明的指揮員總是洞悉對手,遏制對手,甚至是控制對手,充分發揮己方的主觀能動性,有效限制對手主觀能動性的發揮。可以說,粟裕在戰爭實踐中,便導演瞭一幕幕控制作戰對象的活劇。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1张

著眼作戰對象的不同風格、特點實施控制

指揮員風格特點不同,導致對戰爭的認知和把握上的不同,並往往滲透和影響到作戰的決策和實施過程之中。在這方面,粟裕更有獨到之處。在他隨身攜帶的資料中,不僅有附有照片的我軍團以上幹部名冊,而且有敵軍師以上軍官按人分立的資料卡片。對敵軍這些高級軍官指揮風格特點的瞭如指掌,為粟裕在控制作戰對象方面發揮瞭不可低估的作用。其最終結果是,粟裕自身的主觀能動性總是能夠得以很好地發揮,而作戰對象的主觀能動性總是能夠得到很好的控制和限制。

在豫東戰役我攻下開封城之後的第二階段作戰中,針對蔣介石令邱清泉兵團和區壽年兵團全力追堵我軍的情況,粟裕便根據邱清泉的驕狂和區壽年的多疑特點和心理,采取瞭各種方式的引誘和迷惑,既利用瞭邱清泉急於西進撈取資本的心理,又神奇般地造成瞭區壽年的錯誤和猶豫。於是兩路之敵很快便拉開瞭距離,僅一天就形成瞭40公裡的間隙。戰機就這樣被粟裕能動地創造出來,於是他乘勢發起第二階段作戰。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2张

在萊蕪戰役中,粟裕根據蔣介石、陳誠、王耀武、李仙洲等人不同的風格和心理,通過“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等一系列隱真示假之計,不斷制造敵人的錯誤,打亂敵人的部署,並掌握與利用敵人內外部的矛盾。最終陳、粟幾十萬大軍變“南征”為“北戰”,一舉取得殲敵李仙洲部5.6萬餘人的空前大勝。

著眼作戰對象的不同派系、矛盾實施控制

作戰對象不同派系、矛盾利用好瞭可收事半功倍之效,粟裕深諳此道。黃橋決戰之前,陳毅、粟裕除面對頑軍韓德勤,還有如何應對日軍,偽軍和“二李”(李明揚、李長江)、陳泰運等地方實力派武裝,以及其他雜牌軍的問題。相對於頑軍韓德勤,陳、粟便已處於極大劣勢,如日、偽軍和其他地方勢力及雜牌軍攪局,特別是加入對陳、粟的攻擊,戰局將不可收拾。如何控制現實的作戰對象和那些潛在的作戰對象,包括日、偽、頑軍及其他雜牌隊伍,是陳毅、粟裕必須面對和解決的問題。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3张

為此,一方面,陳、粟充分利用各派系矛盾,把“二李”和陳泰運等地方實力派的統戰工作做足、做細、做好。另一方面,粟裕還通過首戰作戰目標的選擇,進一步制造和分化各派矛盾。粟裕把作戰首殲目標定在瞭韓德勤系統的有名主力,獨立六旅翁達部上。粟裕認為,首殲翁達旅,對於拉開“二李”、陳泰運同韓德勤的距離,穩定他們兩方的立場將起重要作用。同時也會使日軍及其他雜牌軍不敢動作。實踐證明,粟裕最大限度地利用瞭各派系之間的矛盾和利害關系,最大限度地控制瞭作戰對象。

抗日戰爭最艱苦階段,粟裕在反“清鄉”鬥爭中,也曾巧妙利用敵人內部矛盾,對於偽軍中對“清鄉”不滿的分子,“不論其出發點和立場如何,不論其力量大小與合作時間的長短”,都盡力爭取,以孤立和打擊主要敵人,便收到瞭很好的效果。

著眼摧毀、消磨作戰對象意志、士氣實施控制

摧毀、消磨作戰對象戰鬥意志、士氣,也是對作戰對象實施控制的有效方法手段。粟裕以善打硬仗、惡仗著稱。這種硬仗、惡仗最能攻敵之心、奪敵之志,使敵未戰而懼、未戰便已失去瞭銳氣,從而達到有效控制作戰對象的目的。

解放戰爭剛開打時,被稱為“猴子軍”的國民黨整編第28師,戰鬥力較強,表現也特別頑強。“我軍俘虜他一人往往要付出傷亡四五人的代價”。針對這一情況,粟裕指令部隊:“在與整編第28師交戰中,要盡量殺傷殲滅敵人,迫使他知難而退,迫使他由積極變消極”。第一次漣水保衛戰中,我軍按粟裕指示要求,將參戰的第28師192旅大部殲滅,徹底將其打殘打怕。“有瞭這一仗的教訓,整編第28師以後打仗就不再那麼積極瞭”。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4张

解放戰爭開打不到一年,粟裕即敢“猛虎掏心”,“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一舉殲滅國民黨王牌軍整編第74師,使蔣介石發出瞭“剿匪以來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大事”,王耀武發出瞭“有如喪父之痛”的哀嘆。這樣的王牌軍都敢殲、都能殲,還有什麼部隊不敢滅掉呢?這種對敵意志、士氣的摧毀、消磨無疑是巨大的。

蔣介石1947年在一次講話時說:“現在關內的共軍約可分為五部”,此五部中“以陳毅部最為頑強,訓練最精,詭計最多,肅清最為困難”。蔣介石的話從另一個側面說明,那就是陳、粟部隊是他們最忌憚、最發怵,最不敢碰、最不願碰的。

著眼出敵不意地選擇作戰對象實施控制

讓敵人根本預料不到你會打他,也是對作戰對象實施控制的又一關鍵。解放戰爭伊始,粟裕面對來勢洶洶的國民黨軍,首戰選擇瞭蔣介石的嫡系,全部美械裝備的強敵——整編第83師。看起來這似乎不符合我軍通常先打弱敵、後打強敵的一貫做法。但粟裕認為:“強敵尚未展開,雖強猶弱”。敵人恃強,以大軍向我進攻,並以為我不敢迎其鋒芒,我軍恰恰在此時此地主動地向其反擊,必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粟裕的這種超常思維,是習慣於思維定勢的敵人難以預料的。七戰七捷第一仗打完後,就連毛澤東也親擬電文詢問粟裕:“打的是否即整編第83師?該師消滅瞭多少?”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5张

在解放戰爭戰略防禦階段,粟裕在孟良崮戰役中選擇敵最強的整編第74師作為打擊目標,同樣亦是如此。電影《大決戰》當中有這樣的一幕:毛澤東在與粟裕談話提起孟良崮戰役時說道,打掉整編第74師,有兩個人沒有想到。除瞭蔣介石之外,便是他毛澤東本人。粟裕對作戰對象的選擇與控制之高超由此略見一斑。

盡管我們現在遇到的作戰對象,與粟裕當年遇到的作戰對象,在性質和內涵上有所不同,但我們還是可以在粟裕縱橫捭闔、遊刃有餘的作戰對象控制中得到很多有益的啟示:

未來信息化局部戰爭,我可能同時面對主要作戰對象,次要作戰對象和其他隨時可能轉為作戰對象的不同戰略對手。可能存在著一個戰略方向爆發戰事,引起其他戰略方向連鎖反應等許多不確定因素。如何控制這些作戰對象和戰略對手,是我們必須正視和解決的問題。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6张

首先,我們要加強對不同作戰對象和戰略對手的分析研究,把哪些是作戰對象,哪些是戰略對手,哪些是現實的,哪些是潛在的,這一基本問題也是根本問題搞清楚、弄明白,從而有針對性地做好準備,有針對性地在戰略層面加以控制和把握。

其二,要防止戰略對手變成作戰對象,潛在的戰略對手變成現實的戰略對手甚至是作戰對象,一定要避免四面樹敵,出現多線作戰的情況。歷史上的八國聯軍一致對華的這種悲劇,一定不能重演。

其三,控制作戰對象要多方位、多領域、多維度並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各種手段綜合運用,充分發揮我綜合國力優勢和效益,始終把我現實作戰對象和戰略對手看緊盯死,既奪取軍事上的勝利,又贏得政治上的主動。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試析粟裕作戰對象控制思想及對現代戰爭啟示,第7张

(帥克品讀:堅持原創,堅持客觀,堅持公正。點擊關註,看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