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

瞭解軍史的人都知道,1948年初,中央一度要求粟裕率葉王陶三個縱隊過江,在江南執行寬大機動作戰任務。後經粟裕向中央“鬥膽直呈”,三個縱隊暫不過江在江北打大仗。這次過江最終擱淺。但你知道嗎,即便這次過江不算,粟裕依然是我軍渡江次數最多的高級將領。

第一次渡江,最為匆忙,前有戰事後有追兵。

1940年,大江南北反共風雲日緊。蘇南的冷欣企圖合圍新四軍江南指揮部的圖謀昭然若揭。形勢到瞭最後抉擇的關鍵時刻。陳粟認為此時如不跨江北上,江南新四軍勢必陷入冷欣的包圍之中,後果不堪設想。最終陳粟經報中央和項英,“決心佈置移往蘇北”。

冷欣發現陳粟有渡江北上的意圖後,連夜調集兩個團來堵截。6月18日,粟裕調兵遣將,在茅山腳下的西塔山附近親自指揮反頑戰鬥,殲滅國民黨軍兩個團各一部。

江南還未脫險,江北又出現瞭劍拔弩張局面。蘇北地方實力派李明揚、李長江以10倍兵力圍攻新四軍駐郭村的挺進縱隊。陳粟緊急商定,陳毅連夜過江處理江北事端,粟裕組織部隊隨後跟進。就在粟裕部署過江時候,郭村戰鬥爆發。陳毅寫信給粟裕:“速派主力部隊,克服一切困難,渡江支援”。

7月8日,粟裕率江南指揮部主力渡過長江。

這一次過江,粟裕率領的部隊是兩千多人。

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第1张

第二次渡江,最為隱蔽,穿越日偽重重設防。

1944年底,粟裕奉命率部開赴蘇浙。當時中央賦予蘇浙軍區戰略任務是:在江南大發展,以便在戰略反攻時,我軍能夠“破敵、收京、入滬,配合盟軍登陸”。

這一次過江,粟裕要率部隊、地方幹部及機關人員近萬人。

這麼多人在同一時間內偷渡長江南下,特別是長江對岸敵情十分復雜,日偽軍重重設防,較之第一次渡江難度大多瞭。為此,粟裕要求加強偵察,切實掌握日偽艦艇船隻往返航速、巡航方向、路線、次數和岸上敵軍活動狀況,切實掌握敵人活動規律。

通過精心準備,縝密部署,1944年12月26日,粟裕率部分兩路渡江。他這一路過江的地點是龍潭。這一帶西靠偽首都南京,東鄰偽江蘇省會鎮江,均有重兵把守,但也正因為如此,敵人決然想不到新四軍敢於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通過。結果粟裕的這次過江達成瞭最大的隱蔽性和突然性。

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第2张

第三次渡江,最為遺憾,800餘人沉船遇難。

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共中央於1945年9月17日作出瞭“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決策,要求“新四軍江南主力部隊立即轉移到江北”。

這一次過江,粟裕要率蘇浙軍區所屬部隊和地方幹部共6.5萬餘人。

粟裕是乘坐一條小船,與蘇浙軍區直屬隊及第8、第9支隊指戰員一起,於10月上旬渡過長江的。然而出現瞭一個意外:

“不幸的是,後來渡江的第4縱隊一部發生重大事故。他們乘坐一艘輪船渡江,發現船倉漏水而未能采取適當措施,導致輪船沉沒,縱隊政委韋一平等800多人遇難。粟裕為此深感痛心。無論是在戰爭年代,還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每當經過出事地點,他必到韋一平等同志墓地憑吊,懷念當年一起戰鬥的同志們。”

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第3张

第四次渡江,最為壯闊,摧枯拉朽大進軍東南。

第四次渡江最為有名,最為壯闊。

1949年4月20日開始,我百萬雄師發起渡江戰役。該役我軍共分東、中、西三個集團,粟裕直接指揮東集團,在江陰至揚中段橫渡長江。

這一次渡江,粟裕是率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60多萬大軍強渡長江的。說是強渡,但在粟裕認為,以當時我軍與國民黨軍力對比,早已經是今非昔比,“過江並不是多難的事”。因此,早在三野各部還在渡江作戰時,粟裕即把指揮重心轉移到下一步作戰行動上瞭。那就是追殲郎廣、血戰上海、橫掃東南........

粟裕四次過江,不僅是過江次數最多的高級將領,也是中國革命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一個真實的、最好的寫照

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粟裕雖未帶葉王陶3個縱隊過江,但他仍是渡江次數最多的將領,第4张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