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丨我的朋友要自殺

我今天又想到瞭關於你的事,當我和空著肚子的你無所事事地晃蕩在街上時,就像往常那樣。

我見過睡眼惺忪的你穿著松垮的睡衣含糊一句“早”,我見過汗水濕透半個T恤雙手撐在水池邊大口吞自來水的你,我見過逃掉補習班翻墻逛植物園不小心被玩鬧孩童撞倒在噴泉裡的你。

在浩瀚宇宙裡有無數被稱作“你”的對象,而我隻認得一個你。這個你看著我的眼睛說,我要自殺。

隔著記憶,都還能被你沉鬱的情緒所感染。浩瀚宇宙碎裂開來。 

小小說丨我的朋友要自殺,第1张

“究竟……是什麼原因?”我遲疑片刻,不夠坦率地發問。

“原因?”你一臉茫然地望著我。

“啊啊啊,有註意剛剛跑過去的女生麼?”你貼近我身側的那隻手臂自然地掛在我肩上,另一隻握著飲料罐的手比劃著,“我說你究竟看到沒?”

“抱歉,哪個?”

“長得超像娜美的。”

“哎呀,竟然沒看到。”我一臉遺憾,不去深究這遺憾到底是為瞭沒能看到娜美一樣的美少女,還是又一次隱下瞭想搞清楚你的念頭。 

我們的生活好像總是會遇到困難,不經意地就堆滿瞭一房間的不如意。自己都想不出一個新的借口來喚醒也許並不存在的什麼優秀的自我,不斷地、不斷地、不間斷地對新認識的人、對熟悉的人、對周遭的一切漸漸失望,最終發現,果然隻能留一聲淺淺的嘆息給自己。

假如,你是因為這樣細碎的事而生出對世界的厭煩,可太不帥氣瞭。

——我是想這樣講給你的。 

我想你一定知道,想死的念頭,我從未斷過。

我想用死這個念頭來表達一些內心的情緒,就像說出口的話語一樣,清晰且堅定地表達出來。假如情緒有實體,我想要把它掏出來,狠狠地砸碎在陽光下,旁邊架起巨大的風扇,它們將會宛如被放生一般,飄零到我想象中最遙遠的地方。

在夢裡,我拉著你在夜色中匆匆走著。湖邊、樹林、市區、沙漠,我們形色鎮定,步履輕盈。

我拉著你的左手,用我的左手。我對你講瞭上面那番話,我每隔一會兒就要重復一遍。我沒有回頭看你,隻是聽見你流淚的聲音,那聲音悅耳極瞭,為瞭這動聽的淚水聲,我不厭其煩地重復著同樣的話。 

小小說丨我的朋友要自殺,第2张

“當我睜開眼睛,有那麼幾秒鐘眼前一片黑暗。我有點困惑,我究竟是死瞭還是瞎瞭?”

“唔,後來呢?”

“後來一切都恢復原狀瞭,我想那個夢也許預示著什麼,也許毫無意義。”

“原來我流淚的聲音悅耳極瞭呀。”你猛地向後撞去,沙發傳來一聲沉悶的抗議。

“果然還是很無聊吧?”我有點尷尬,“本來想講點有趣的事情……啊,越來越尷尬瞭,怎麼辦?”

你爽朗地笑出聲:“你最不賴的地方就是這個,喏,通常不會有人這樣坦言自己的尷尬吧。”

“是這樣麼?可是說都說出來瞭,也沒辦法蒙混過去瞭吧,嘁,簡直是人生低谷。”

你笑到前仰後合,見你這樣高興,我也感覺到一絲輕松。

“我每天早晨醒來的一剎那都分不清自己是活著還是死瞭。”你忽然就這樣笑著對我說,“我可是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著要自殺的人啊。” 

我有過非常多的機會可以去問問清楚你,究竟發生過什麼,致使你時刻懷著自殺的念頭卻依然在人前笑得向日葵一般。

我想問問清楚你,曾經一起嬉笑玩鬧的時光裡,你也是懷著自殺的念頭度過的麼?

我想問問清楚你,可不可以痛哭一次?用悅耳的淚水迷蒙月牙彎彎的雙眼,用悅耳的淚水融化腮旁的酒窩,用悅耳的淚水咸濕微揚的唇角,用悅耳的淚水喚醒對生命的熱望。

可是我並沒有去問過你,哪怕是一次擦邊球似的探問。 

小小說丨我的朋友要自殺,第3张

今天又想到瞭關於你的事,當我和空著肚子的你無所事事地晃蕩在街上時,就像往常那樣。

我看著你,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而這一次,你會變得不一樣,這是隻有我才知道的秘密。 

我從不曾後悔自己的所為,我相信那是積壓許久的結果。假如回到那一天,我依然會頂替你撞上那輛超速的貨車。

我希望聽到你悅耳的淚水聲,不想再見到你向日葵樣的笑臉。因為我希望親眼見一見那個你所創造的獨一無二的世界。 

“向日葵總是面對太陽,感覺很積極向上。雨水總是令人憂鬱,好像整個天空都在哭泣。”

“向日葵的笑臉隻會送給太陽,而且一成不變的笑臉感覺好假。而雨的歌聲卻創造瞭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就算那是哭聲也是獨一無二的哦。”十七歲的你,笑著對我說。

“我會追到娜美一樣的女孩子哦,我……我很想念你。”二十七歲的你倚靠著我的墓碑笑著說。 

小小說丨我的朋友要自殺,第4张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