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

四野戰將系列:曾志4
作者:桅桿
井岡山時期的女幹部、女戰士不多,曾志是其中一位。戰爭時期,甚至到瞭建國以後,曾志一直是獨立工作,而不是依附於丈夫;其主要身份也是女幹部,而不是領導的夫人。這與井岡山上下來的其他女性有很大的不同。鮮為人知的是,個性強如曾志,其第一段婚姻卻是被外界逼出來的。本文就來說一說這些事。
(一)農講所畢業生中唯一女生,很多單位爭著要曾志
曾志有過3次婚姻,她的3任丈夫,無論是夏明震、蔡協民還是陶鑄,地位都很高。但自參加紅軍開始,曾志大多數時候是“拋夫別子”,獨立在外開展工作,而不是當首長夫人。即使以夫妻身份在白區工作期間,也因為工作需要,並且有自己獨立的工作職責。在那個時代的女幹部中,這是極為少見的。
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第1张
之所以這樣,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與她的經歷有關。她在農講所按受過專門訓練,屬於科班出身,工作能力強,能夠獨當一面,獨立地開展工作。二是與她的性格有關。她從小性格獨立,一貫特立獨行,又生性耿直,不大可能依附於某個人。
1927年3月,曾志從湖南農民運動講習所畢業。當時女幹部奇缺,她又是這期農講所畢業生中唯一的女生。所以尚未畢業,就有很多單位爭著要她。最後服從組織安排,到衡陽農民協會擔任專職婦女幹事,同時兼任衡陽警察大隊的政治助理員(即政治教員)。
曾志每周要到警察大隊講幾次課。當時她隻是一個16歲的小女生,面對400多個警察、大男人,就憑在農講所學到的新知識和膽子大,講起課來頭頭是道,居然非常受歡迎。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自古英雄出少年。
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第2张
參加工作後,她就住在衡陽農民協會婦女部。就在此期間,曾志開始瞭她的第一段婚姻,對象是時任衡陽地委組織部長的夏明震,就是寫下著名就義詩殺瞭夏明翰,還有後來人”的夏明翰的親弟弟。
嚴格地說,這段婚姻並不是曾志自願的。為什麼這樣說?因為當時她才16歲,又是豪爽性格,正準備幹一番事業,對戀愛婚姻根本還沒有什麼成熟的概念。
這一段婚姻,完全是周圍的輿論給逼出來的。當時,衡陽農民協會婦女部的房子,是湘南特委的一個秘密開會地點。有一天,會議開到很晚,外面又戒嚴,夏明震就在曾志的床邊將就著睡一會。當時曾志已經睡著,早上醒來,才看到和衣靠在床邊的夏明震。
(二)顧及輿論壓力,16歲開始第一段婚姻
這本來不算什麼事。可是,和現在一樣,那個時代的人也同樣熱衷於男女之間的“八卦”,並無例外。夏明震在曾志房間的事,很快在小范圍內傳開瞭,搞得曾志非常委屈,對夏明震非常惱火。
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第3张
夏明震
這事發生後,輿論對曾志很不利。夏明震通過婦委主任找曾志,說“這事已有很多議論,也解釋不清楚。夏明震原來也沒朝這方面想,但他對你印象很好,願意同你結合,我看你倆就結婚算瞭,我給你們做介紹人”。過瞭幾天,夏明震又在她面前直接跪下求婚。
曾志對夏明震,本來是工作關系上的戰友,但顧及到外界壓力,也禁不住苦苦追求,也就同意瞭。
結婚沒多久,就發生瞭“四一二”事變,地下鬥爭可謂是血雨腥風,曾志數度逃過追捕。1928年1月,曾志和夏明震參加瞭由朱德和陳毅領導的湘南暴動。
夏明震在暴動後任郴州特委(領導周邊7、8個縣)書記,曾志為秘書長。誰承想,在錯誤路線的指導下,夏明震等一批早期革命者付出瞭生命的代價。
湘南暴動後,南京方面立即調動數路大軍前來鎮壓,其中一路進攻郴州。新組建的工農革命軍力量弱小,無力抵抗強大的敵軍。當時我方處於幼年期。郴州特委面對優勢敵軍,也知道硬拼不行,但采取的不是“敵進我退”,而是“焦土政策”。
特派員提出,要在宜章至耒陽200多公裡的公路沿線實施堅壁清野,把公路兩側2.5公裡以內的城鄉房屋一律燒掉,不給敵人留下片瓦。這名特派員幼稚地認為:敵人從宜章到郴州要走好幾天,“焦土政策”可以讓敵人無房可住,無糧可食,不戰自垮;甚至自信地說:“到時候就等著去撿槍吧。”
(三)錯誤路線造成慘重損失,曾志一生刻骨銘心
應當說,這個政策嚴重違背瞭群眾的利益,遭到民眾的強烈反對,在隊伍內部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但當時包括夏明震、曾志在內的很多人,頭腦發熱,聽不進不同意見。郴州特委決定執行這一指示,準備在3月中旬召開的群眾大會進行動員部署。
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第4张
一些土豪劣紳利用群眾對“焦土政策”的情緒,乘機策動叛亂,在動員大會上突然發難。郴州特委對此措手不及,夏明震等大批幹部當場犧牲。在隨後2天的混戰中,有1000多名幹部和農會積極分子被殺,損失極為慘重。
工農革命軍收復郴州後,重建瞭縣委,陳毅代理書記。陳毅上任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開群眾大會,公開承認“焦土政策”是錯誤的,保證今後不再燒房子,對不明真相而參與叛亂的群眾一律不予追究。廣大農民本來是擁護土地革命的,這樣一來,局面很快得以穩定。但教訓極為深刻。
夏明震犧牲時,年僅21歲,令人痛惜,與曾志結婚約有1年時間。
因為丈夫和很多戰友犧牲,曾志在精神上受到瞭很大沖擊。郴州縣委重建時,曾志不願意留在地方工作,被安排到工農革命軍第7師(由郴州工人糾察隊改編而成)政治部工作。不久,她隨部上瞭井岡山。
應當說,不顧當時條件、不顧民情民意的錯誤做法,無論是左還是右,都是極其有害的。在後來的歷史進程中,這個教訓又有重犯,每次都會造成損失。
真實花木蘭,三任丈夫地位高,卻特立獨行不當“首長夫人”,第5张
終其一生,曾志都對這場由錯誤路線所造成的災難刻骨銘心。她晚年在回憶錄中,還痛心地說:“現在回想起來,郴州特委所做出的焦土政策真是愚蠢至極、罪孽深重,損害瞭組織的威信和形象,糟蹋瞭郴州地區的大好形勢,使勝利成果和大好局面毀於一旦,破壞瞭血肉關系,損失瞭一大批幹部,後果是極其嚴重的。”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