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今庸動態利用現代檢測手段促進中醫發展;浮腫,中成藥“勝金丹”

李今庸

動態利用現代檢測手段促進中醫發展
衛生部高強部長在2007年1月8日召開的2007年全國衛生工作會議上指出:“中醫有很多問題值得研究探討,比如,現代醫學的檢測手段是為現代醫學服務的,而中醫不是這種思路,中醫講究的是全身治療,整體治療,大量使用現代醫學手段對中醫發展是利還是弊,值得研究。”表明瞭“問題意識”的出現,這就是智慧。隻有發現瞭問題,提出問題,研究問題,才有可能解決問題,使事物得到發展。
我國存在的中醫、西醫是兩個不同理論體系的醫學,分別屬於東、西方的文化范疇,二者的學術思想基礎有著質的差別。現代醫學檢測手段,是為現代醫學服務的,完全適用於以“還原論”為哲學基礎的西醫藥學,而對於中醫藥學來說,它就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它可以幫助中醫藥學發展;誤用瞭,它則可以導致中醫藥學喪失療效,最終使中醫藥學歸於消亡。
30年前的1976年,我為嶽美中老先生在西苑醫院創辦的培養全國高級中醫人才的“中醫研究班”講課時,就提出瞭要“利用西醫一切檢測手段來延長我們的感覺器官,以看到病人深一層的病理變化”。但這隻能以中醫的辨證思維來利用,絕對不能靜止地、孤立地、形而上學地利用,被西醫的結論牽著鼻子走,而使中醫“西醫化”。毛澤東主席說過:“形而上學最省力,辯證法是要用氣力的。”某些人多年身居中醫管理工作要職,從來不顧中醫藥學東方文化的特點,總是把西醫檢測手段當做普遍真理和萬能方法機械地向中醫進行誤導,以致造成全國大部分中醫院不姓“中”,大部分中醫人員“西醫化”,中醫藥學的特色和優勢不能很好發揮出來,醫療質量普遍下降。
記得20年前,北京一位大學生患浮腫病,化驗檢查發現尿中“管型( 十)”,確診為“腎炎”,休學在傢治療。就診於北京某醫院一位老中醫所謂“腎炎專傢”,治療一年多,吃中藥300餘劑無效,病人尿中管型( )未變,醫生處方中黨參、黃芪等溫補脾胃藥物也不變。這就是拋棄瞭中醫特色、追逐西醫化驗結果而不辨證施治所使然。病傢遂改弦更張,以自己的醫藥知識,自購河南生產以西瓜為主要藥物中成藥“勝金丹”服之而愈。
又如“文革”之前,有一女孩,年17歲,被湖北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收入12病房治療,全身浮腫,微有咳嗽,發熱惡寒,小便短色黃,血壓高,化驗檢查尿中有蛋白,診斷為“高血壓型急性腎炎”,用中藥治療寒熱表證迅即消退,而餘癥未減。主治中醫師力主按西醫檢測手段所得結果用藥以治之,於是中藥裡有所謂“降壓”作用者如杜仲、黃芩、夏枯草等等都集中用上,如此治療瞭很長時間,諸癥不見消退。正值這位主治醫師黔驢技窮而無奈時,一人提議用“葶藶大棗瀉肺湯”一試,服後小便如湧,尿中蛋白消失,血壓亦降至正常而出院。
更有甚者,當所謂“肝炎”高發之際,有些病人右脅隱痛,腹部膨滿,大便稀溏,食欲不振,兩手不溫,明明是中焦虛寒證,當溫補脾胃為治,但因化驗檢查診斷為“乙肝”,為“病毒”感染,遂治以清熱解毒,用茵陳蒿、龍膽草、板藍根、魚腥草、虎杖、梔子、黃柏等等苦寒藥,致中陽竭絕,甚至三焦隔絕病危,而仍不醒悟。
用中藥治病,違背瞭中醫認識規律,把西醫的檢測手段及其結論,用搬運工人的工作方法,從西醫學裡完整不變地搬運到中醫臨床上來,是不會有好療效的,這已為無數臨床醫療實踐所證實!利用現代科學技術,隻喊口號,玩弄概念,沒有具體思路,猶“齊人拔苗助長,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也。今有提出對現代科學技術要“為我所用”者,這種“為我所用”的提法雖較前進瞭一步,但仍然沒有闡明現代科學技術怎樣“為我所用”?“我”怎樣“用”現代科學技術而不被其“把我西醫化”?故“為我所用”實為毛澤東主席早年提出的“洋為中用”在中醫領域裡的同義語,隻有原則,感覺抽象,缺乏具體而明確的思路。根據以往經驗和人們避難就易的習慣,人們還是很容易走上西醫固有的結論上去。為瞭正確利用現代科學技術促進中醫藥學發展,中醫自己必須付出艱苦勞動,創造條件,促使現代科學技術的利用發生轉化,從對其的靜態利用,轉化為
對其動態利用,隨人身疾病的整體變化而給其定位,從而取消其“決定一切論”。因而中醫在醫療實踐中,根據需要與可能,對現代一切檢測手段小到體溫計、聽診器、一般化驗檢查,大
到彩色B超、CT、核磁共振等都要利用,積累資料,到一定時候,以中醫藥學的理論知識和實際經驗為基礎,用辯證唯物論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對大量的占有資料進行整理、研究、分析,找出新的規律,把它納入到辨證施治中去,創造性地發展我國中醫藥學的“辨證施治”,使中醫藥學診斷現代化。



 

每日一藥:西瓜

李今庸動態利用現代檢測手段促進中醫發展;浮腫,中成藥“勝金丹”,第1张

[文獻摘要]

《得配本草》:“甘、 淡、寒。除煩止渴。解暑熱酒毒,療喉痹口瘡,利小便,治血痢。”

《飲食須知》:“味甘,性寒。胃弱者不可食,多食作吐利,發寒疝,成霍亂冷病。”

《藥性切用》:“性味甘寒,清暑除煩,瀉熱止渴,有天生白虎湯之名。然生冷之物過餌,亦能損脾。”

自有紀錄以來,第一次記有西瓜收成的要在5000年前的古埃及。西瓜果實經常被放在法老的陵墓,作為來世享用,直至公元10世紀,契丹人首次從中亞將西瓜帶回中國。西瓜第一次見諸中國史籍,是五代時胡嶠《陷虜記》,其中有:“東行數十裡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 雲契丹破回紇得此種,以牛糞覆棚而種,大如中國冬瓜而味甘。”後據明代科學傢徐光啟《農政全書》記載:“西瓜,種出西域,故之名。”

西瓜因其味甘、淡,性寒清熱,功效同白虎湯(由石膏、知母、粳米、甘草組成,是清熱瀉火的代表方劑),故古有“天生白虎湯”之稱。 西瓜汁多味甜,涼爽可口,居於諸瓜之首。據分析,西瓜除不含脂肪外,營養成分全面,每百克含蛋白質1.2克,糖8克,以及維生素A、維生素B、維生素C,谷氨酸和鈣、磷、鐵等礦物質,還有大量的粗纖維。

對於西瓜,《本草綱目》,《神農本草經》中均有記載,集各大醫傢所得後對其功效概括為:

消煩止渴,解暑熱(吳瑞);

療喉痹(汪穎);

寬中下氣,利尿,治血痢,解酒毒(寧源);

含汁,治口瘡(朱震亨)。

西瓜為清暑妙藥,具有未病先防,有病治病的雙向作用。凡屬中暑,暑熱煩渴,及溫熱病後熱盛傷津,口渴心煩,小便短赤等癥,均可以其食療。特別是夏季酷熱,厭食、營養不良者,吃西瓜則可適當補充人體所需要的各種營養成分,有良好的輔助治療作用。

誠如民諺謂:“夏天一塊瓜,藥物不用抓;天熱不用煩,西瓜可當飯”。

那麼,西瓜那麼好的東西,我們是否可以盲目吃瓜呢,當然是不行的,《本草綱目》貼心地附上瞭各大醫傢看法:

[穎曰]西瓜性寒解熱, 有天生白虎湯之號。然亦不宜多食。

[ 時珍曰]西瓜,甜瓜皆屬生冷。世俗以為醍醐灌頂,甘露酒心,取其一時之快,不知其傷脾助濕之害也。

《真西山先生衛生歌》雲:“ 瓜桃生冷宜少飧,免致秋來成瘧痢”是矣。

又李廷飛《延壽書》雲:防州太守陳逢原,避暑食瓜過多,至秋忽腰腿痛,尺去 不能舉動。遇商助教療之,乃愈……

食用宜忌

[宜]西瓜中所含的蛋白酶,可把不溶性蛋白質轉變為可溶性蛋白質,因此慢性腎炎、高血壓患者在夏季多吃西瓜為宜。此外,西瓜也適宜黃疸肝炎、膽囊炎、膀胱炎以及水腫患者食用;適宜盛夏酷暑、發熱煩渴或急性病高熱不退、口幹多汗、口瘡等癥患者食用。

[忌]西瓜屬寒性果品,吃多瞭容易傷脾胃,引起腹痛或腹瀉。因此,脾胃虛寒、寒積腹痛、小便頻數、小便量多以及平常有慢性腸炎、胃炎、胃及十二指腸潰瘍等屬於虛冷體質的人均不宜多吃;糖尿病患者忌食,因西瓜中含有多量的果糖、葡萄糖、蔗糖,多吃西瓜會使血糖升高,加重病情;病後、產後以及婦女行經期間忌食。立秋之後忌食。炎夏之際冰西瓜也不宜多食。

那麼,還有一個問題,很多人說吃西瓜容易上火又是怎麼回事?《黃帝內經》對此作出瞭很好的回答:

這種說法其實也是正確的,但它和我們之前說的清熱、潤燥的功效並不矛盾。因為西瓜本身是甘甜的,甘甜的食物有利尿的作用,所以很多人吃完西瓜就不停地小便,小便過多就會傷到津液,產生瞭一種陰虛火旺的癥狀,就是反而出現嗓子幹、鼻子出血。這其實是西瓜吃多瞭的一種副作用。那麼怎麼避免這種情況呢?那就是適當地吃西瓜,另外可以在西瓜上面微微灑點鹽。因為中醫認為咸能入腎,吃特別甘甜的東西容易傷腎,產生漏、尿。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