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1张

【作者簡介】

許曉雲(1988—),女,博士,山西大學音樂學院舞蹈系講師,主要研究領域:民族舞蹈學。

潘昆峰(1984—),男,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山西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教育政策、減貧與鄉村振興。

馬天嬌(2000—),女,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本科生,主要研究方向:教育政策。

本文載於《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22年第2期125-132頁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2张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

  • 內容摘要

舞蹈教育減貧是指為貧困青少年提供舞蹈教學、排練、表演等服務從而緩解貧困的方式。雖然近30年來西方學界與實踐領域開始重視舞蹈教育減貧,我國也在開展舞蹈教育減貧實踐,但綜合性地探討舞蹈教育減貧的理論與實踐的研究極為有限。文章提出舞蹈教育減貧的理論邏輯:改善貧困群體的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社會資本,最終指向彌合社會裂痕,促進群體身份認同與社會融合;通過案例對比美國、印度、中國的6個典型項目,發現中國舞蹈教育減貧項目重視規模化補齊舞蹈教育公共服務短板;美國、印度舞蹈項目註重個性化自我感知的培養與促進群體身份認同。在此基礎上文章提出對中國舞蹈教育減貧項目的未來建議,希望對舞蹈促進民族地區與欠發達地區的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有一些參考價值。

  • 關鍵詞

舞蹈教育減貧;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社會資本;鄉村振興

閱讀導引

一、舞蹈教育減貧的理論機制

(一)舞蹈教育提升貧困者人力資本

(二)舞蹈教育改善貧困者的心理資本

(三)舞蹈教育塑造社會資本,激發貧困社區活力

二、舞蹈教育減貧的國際國內實踐

(一)中國“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

(二)印度“舞離貧困”項目

(三)美國舞蹈運動項目

(四)對比與小結

三、對中國未來舞蹈教育減貧的建議

中國於2020年成功打贏脫貧攻堅戰,取得瞭人類減貧歷史上的偉大成就。《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明確指出: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要在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的基礎上,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接續推進脫貧地區發展和群眾生活改善。可見中國鄉村振興工作仍在繼續。

在全球減貧特別是中國扶貧事業進程中,發展教育、解決貧困群眾的上學問題是重要手段。然而,農村欠發達地區教育質量相對落後的問題依然明顯存在。數據表明:我國廣大農村地區相比城市而言,學校藝術教育存在明顯不足,藝術教育“不平衡不充分”特征明顯。現有農村藝術教育多集中在音樂和美術兩門課程,舞蹈課程的缺位現象普遍,舞蹈教育受到學生歡迎但未受教育系統重視,農村地區缺少民營舞蹈教育機構補充,學生傢庭大多沒有足夠經濟能力負擔課外舞蹈教育的昂貴成本,這些都導致瞭舞蹈教育的巨大城鄉差距。

舞蹈教育能夠作為減貧的重要手段。首先,舞蹈能夠通過藝術手段激發個體的身體潛力,促進社會交往,重塑包容的社區環境,從而打破貧困的代際循環。其次,舞蹈技能具有市場性,能夠讓熱愛舞蹈的貧困者在掌握瞭舞蹈相關技能後,獲得更多就業機會和實現經濟獨立。最後舞蹈還可以緩解貧困、殘疾等帶來的心理壓力,幫助人們引導內在能量,在困難的生活中恢復快樂、自信和穩定,並緩解由於他們的社會經濟背景而可能存在的緊張狀態。

舞蹈教育減貧已受到國際社會的關註,美國等國傢已開展針對弱勢群體的舞蹈普及和舞蹈平等化項目,印度也有舞蹈教育減貧專項行動,中國開展的舞蹈教育減貧行動剛剛起步但已規模龐大、方興未艾。然而,目前針對已有舞蹈教育減貧的理論與案例研究還無法對舞蹈教育減貧作用進行理論總結,也無法對舞蹈教育減貧實踐做出有效的指導。本文基於舞蹈對個人發展、社會融合作用的實證研究,梳理舞蹈促進減貧的理論機制,為舞蹈教育減貧實踐的分析提供理論框架。基於此,比較研究中國、美國、印度典型的6個舞蹈教育減貧項目的項目願景、面對人群、開展方式、開展效果,為中國舞蹈教育減貧實踐提供建議。

一、舞蹈教育減貧的理論機制

理解舞蹈教育減貧需要理解貧困的成因。貧困成因理論主要有兩大流派:個體論與結構論。個體論主要強調個體可行能力的不足,主要包括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的不足。其中人力資本理論(Human Capital Theory)認為教育水平、健康狀況的缺乏導致貧困。貧困地區之所以落後,不在於物質資源的匱乏,而在於人力資本的缺乏,是個人不適應或缺乏生產性行為導致貧困。心理資本理論(Psychological Capital Theory)關註貧困與個體文化、心理狀態的關聯,指出貧困與貧窮心態、心理健康水平密切相關,心理狀態反過來進一步加劇貧困問題。反貧困的關鍵在於改變貧困人口的心理狀態、價值觀及生活方式。結構論則指向政策歧視、社區對個體的賦能不足等社會問題,主要討論窮人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缺失。20世紀90年代以來,社會資本逐漸成為貧困研究的解釋和分析起點。社會資本的缺少(如社群關系的缺失、政策歧視、社會排斥)帶來瞭社會隔離,窮人無法擺脫這一狀況進入非貧困的社會關系圈子,從而進一步加劇貧困。

理解舞蹈教育減貧需要同時關註舞蹈對個體與社會的意義。首先,舞蹈是一種技能性的藝術形式與藝術審美活動,對身體、心靈、認知等方面有著積極的塑造作用。其次,舞蹈作為一種社會交往的群體性活動,對社區有著重要的重塑作用。最後,舞蹈教育作為一種公共服務資源,有對貧困人口受教育權保障、公共服務均等化的意義。通過理論梳理,我們總結出舞蹈教育減貧的三大理論路徑。

(一)舞蹈教育提升貧困者人力資本

第一,舞蹈教育對兒童大腦功能發育具有伊莎多拉效應(Isadora Effect)。腦科學的研究發現:幼兒對符號意義的第一次理解來自對運動和手勢的理解;舞蹈動作與兒童早期大腦發育和認知能力發展密切相關。貧困兒童正是因為大腦發育相比非貧困者普遍滯後,這影響瞭他們未來的就學機會與學業成就,容易使傢庭陷入貧困代際循環。采用兒童早期舞蹈教育能有效改善此困境。研究表明:兒童在舞蹈運動時,通過感知身體、相互配合,能夠增進空間意識,奠定學習幾何學的基礎,有效促進學齡期的數學學習。通過學習舞蹈,兒童能夠理解舞蹈動作象征意義,從而促進他們理解符號系統,提高語言能力。來自美國的研究數據表明,學生的SAT考試的語言成績與舞蹈藝術的學習經歷存在顯著相關性。

第二,舞蹈教育改善學生的運動能力,提升身體素質。貧困人群的健康狀況明顯低於普通人群。土耳其的一項研究表明,土耳其民間舞蹈訓練能夠提高手部協調和身體協調水平。舞蹈帶來的身體運動還能夠促進人體骨骼和肌肉的生長發育,促進血液循環,提升心肺功能,提升力量感,增強身體免疫力,使學生擁有健康的體魄。這些都是能夠保障貧困學生發展的重要因素。

第三,舞蹈教育為貧困者提供技能積累與就業機會。首先,舞蹈教育中的基本功掌握、動作素材的掌握、表演經驗的積累,使得貧困者能夠有效實現教育收益。一項臺灣地區的實證研究表明:有良好的藝術和才藝表現的貧困學生更容易進入好大學。對62名瑞典偏遠農村參與高中藝術課程的學生研究發現:舞蹈等藝術課程的教育能夠形成特殊技能與“獨特生命體驗”,為未來就業做準備,能夠應對生活的艱難。其次,舞蹈教育會涉及民族文化知識,有助於形成特色化的人力資本。美國佐治亞州一項針對非洲裔美國人的非洲舞蹈教學項目表明:學生在項目中學習相關的埃塞俄比亞方言,有助於形成族群認同並尋找相應的特色性工作機會。

(二)舞蹈教育改善貧困者的心理資本

貧困不僅僅是經濟意義上的物資短缺,長期陷於貧困會使得貧困者產生心理壓力和負面情緒,這些心理變化構成反饋循環導致貧困長期存續。因此,改善貧困者焦慮、抑鬱、自尊水平低下等心理健康狀況,撫慰貧困者心理創傷,塑造志向、價值觀等,有助於改善貧困者減貧的心理資本。

舞蹈改善心理的實踐起源於舞蹈動作療法(Danceand Movement Therapy,DMT)。舞蹈動作療法是基於身體和心靈相互聯系的假設,用動作進行心理治療。DMT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形成並於90年代開始在西方國傢和世界范圍內傳播。由於舞蹈是DMT的重要治療方式,越來越多的藝術傢在臨床和亞臨床環境中提供舞蹈幹預,特別是對弱勢人群和心理創傷人群體的幹預。2020年中國武漢疫情期間,方艙醫院裡跳起的“方艙舞蹈”凸顯瞭舞蹈的醫療價值。目前美國已經組建瞭成熟的全美舞蹈治療協會(ADTA),旨在推廣和提高舞蹈治療水平。舞蹈治療不限舞種,多采用各種舞蹈風格的練習(例如,國標舞、民間舞、現代舞),旨在提高參與者的生活質量或其他與健康相關的心理結果。來自對2012年-2018年41項舞蹈幹預項目對照試驗效果的元研究表明:DMT項目可減少抑鬱和焦慮,提高步行、轉身、平衡等身體控制技巧,提高生活質量以及提升人際關系。在幹預後22周,大部分效果保持穩定或略有增加。

針對貧困兒童或青少年的舞蹈治療項目重在解決貧困學生的自我接納與增強創造性的問題。舞蹈教育有助於學生產生積極的自我形象。學生通過逐漸感受和成功運用自己的身體使動作協調,從而獲得成就感。一項評估希臘傳統舞蹈課程對8年級學生影響的研究發現,參與舞蹈課程的實驗組學生的滿意度和自信心顯著提高,焦慮感明顯降低。該舞蹈項目對男生的作用高於女生。一項針對美國費城地區6-15歲居住在危房或無傢可歸兒童的研究表明,包含舞蹈的藝術教育項目讓他們在完成作品時感受到自我價值,增強對自己學習能力的信心,避免厭學情緒,降低輟學率。

(三)舞蹈教育塑造社會資本,激發貧困社區

活力

社會資本理論(Social Capital Theory)認為貧困來自政策歧視與社會隔離。舞蹈教育可以幫助貧困者擺脫主動或被動的社會隔離,提升社交能力從而獲得社會資本;舞蹈教育同時能夠讓不同階層的人群產生認同感,從而彌合階層裂痕。

舞蹈具有社會屬性,因而舞蹈教育能夠提升社會交往能力。羅伯(Lobo)和溫斯勒(Winsler)(2006)針對創意舞蹈對40名學齡前兒童的社交能力影響的實驗研究表明,舞蹈對於兒童有效參與復雜的人際互動、建立和維持友誼、進入社會團體和獲得同伴認可的能力有顯著提升。舞蹈可以促進人和人之間的合作。尤其是群舞教學,因每個人的動作和位置都會對群舞的效果產生質的影響,有助於促進團隊意識形成。同時,舞蹈需要在有限的空間中和他人互動,這會比日常生活中的社會互動更為頻繁,其互動形式也更為復雜和多樣。因而,舞蹈促進社會互動的效果顯著高於其他類型的活動。現有研究發現:學生在舞蹈中用身體運動和他人交流想法,學著理解自己和他人的關系;學會尊重他人的個人空間,在參與反思的過程中接受同齡人的觀點,促進合作。當前中國的鄉村兒童,尤其是留守兒童缺乏父母關照,自信心不強,較為孤僻與敏感,通過舞蹈教育可以有效促進他們的人際交往能力,增強社會適應能力。

舞蹈在社區融合、塑造共同身體記憶方面具有很強優勢,在具有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現象的國傢或地區具有很好的減貧效果。舞蹈是比語言更為有效的跨種族、跨文化交流利器,被稱作“種族間共同身份的塑造工具”(Alexander,2004)。在美國,非拉丁裔與拉丁裔人共同跳拉丁舞蹈時,拉丁族裔的刻板印象會被顯著削弱(McMains,2016)。在農村地區,共同舞蹈讓農村人重燃生活熱情,增強凝聚力從而打破貧困循環,向往並尋求新的生活。

二、舞蹈教育減貧的國際國內實踐

基於上述三大機制探討當前的舞蹈教育減貧實踐項目。“人類歷史上的舞蹈理論體系從哲學觀層面,主要劃分為三大體系或三大分支。即古希臘-羅馬為源頭的西方舞蹈學體系、古印度佛陀哲學為源頭的印度舞蹈學體系和中國道傢、儒傢哲學為主要源頭的中華舞蹈學體系”。本文遵循此三大體系,選取美國、印度、中國的著名舞蹈教育減貧項目列表如表1,並選擇中、印、美的各一個項目展開分析。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3张

(一)中國“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

“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少數民族舞蹈課堂”是中國舞蹈傢協會2006年起開展的農村文化扶貧項目。作為該協會常設品牌項目,該項目持續時間長,覆蓋面廣,受益人群多,是目前中國舞蹈教育減貧最具代表性的項目,也是世界范圍內覆蓋面最廣的舞蹈教育減貧項目。該項目在全國各個民族地區的農村小學建立合作基地,中國舞蹈傢協會通過授牌、開展志願服務等形式支持各基地開展活動,每個基地的項目開展具有獨立性與自主性。該項目主要以農村學生為實施對象,具有補齊農村公共服務短板的普惠性質。實際運行中,該項目大多選擇少數民族地區的小學,由志願者開展自主教學,教授內容多為少數民族舞蹈。項目同時提供舞蹈教師的師資培訓。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4张

圖1 “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走進湖南三湘系列活動

圖片來源:湖南文藝網,熊展/易揚偉(攝)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5张

圖2 “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活動在湖南省長沙縣金井鎮中心小學

圖片來源:湖南文藝網,熊展/易揚偉(攝)

以下兩個案例說明瞭該項目運行模式。案例一、福建省寧德地區赤溪小學項目。赤溪村是一個總人口1800餘人的畬族村落,其中一半為畬族人口。由於赤溪小學缺乏必要師資,難以開展舞蹈美育課程,也較難推進本民族文化的傳承工作。舞蹈項目的推進,使得學生對本民族文化產生瞭興趣和自豪感。參與項目的教師雷高平說:“傳統的畬族文化藏在我們的舞姿、山歌、方言和習俗裡,會跳、會欣賞,文化就轉到我們身上瞭。”案例二、甘肅省酒泉獨山子鄉民族學校。獨山子鄉是國傢重點扶貧區域,是東鄉族聚居區。項目志願者金淑梅采取較為特殊的教學方式,挑選65位“問題男孩”進行舞蹈教育,讓他們到北京參加演出,看到更加廣闊的世界。金淑梅還引入民族集體舞作為課間操,使得學校每個孩子都能參與舞蹈活動。中國舞蹈傢協會主席馮雙白在觀看瞭成果展示後表示:“一個孩子影響一個傢庭,一個傢庭又能影響更多的傢庭。舞蹈改變瞭孩子們,讓孩子們接觸美、認識美、表現美,喚醒瞭他們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點亮瞭少數民族孩子心中的明燈,走出瞭一條文化扶貧、精神扶貧的新路子。”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6张

圖3 2017年7月4日 “新農村少兒舞蹈美育工程”在甘肅省隴西縣舉行啟動儀式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楊娜(攝)

該工程很大程度上促進瞭少數民族地區及偏遠地區的普通農村小學的普惠性舞蹈教育。在人力資本上,該工程有效提升瞭學生的運動能力、審美能力,促進瞭文化課學習;在心理資本上,該工程通過舞蹈行為、認知、情感、意志的培育,提升貧困學生的心理資本,培育自信、開朗、健全的人格;在社會資本上,該工程著重提升瞭對本民族文化的認同,促進瞭民族自豪感的提升。由於項目覆蓋范圍大,采用合作加盟模式,且由各地志願者自主開展分散化教學活動,項目無法形成統一的課程質量標準管控,不同地方效果存在差異。

(二)印度“舞離貧困”項目

印度是歌舞盛行的國度,但舞蹈並非其基礎教育的內容。印度城鄉之間、不同階層之間接受正規舞蹈教育的權利高度不平等。位於印度新德裡的非營利組織———SINHAYANA基金會於2016年創立瞭“舞離貧困”(Dance out of Poverty)舞蹈教育減貧項目。該項目的理念為:“每個孩子都有跳舞的權利,表演的權利,最重要的是有表達的權利”,“孩子們可以盡情發揮想象力,真正創造出他們內心的渴望,無需擔心別人的評價。”通過在貧民窟地區組織免費舞蹈培訓班,講授舞蹈技能,該項目為所有希望學習舞蹈的孩子提供正規、基礎的舞蹈教育,並寓教於樂,教導他們生活技能。截至2020年,該項目已在德裡、孟買兩個城市的25個地區落地,2500多名舞者受益,其中80人獲得瞭舞蹈教練、舞蹈編導的就業機會。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7张

圖4 印度“舞離貧困”項目

圖片來源:/danceoutofpoverty/photos/pcb.1575633149496061/1575632996162743/ (作者提供)

從資料來看,“舞離貧困”項目由基金會負責募款和運營,課程教師相對固定,開設課程的組織性較強,對學生有一定的篩選。課程內容主要包括:舞蹈基礎知識、舞蹈理論和技術、健康和營養、“哺育靈魂”、表演和舞蹈制作。學生要先學習芭蕾舞、爵士舞、當代舞、嘻哈舞等舞蹈的基礎知識,為全面理解舞蹈鋪墊基礎。之後,舞蹈理論和技術課程會講授舞蹈風格的起源、文化、體裁和術語的技術和理論知識。健康和營養知識課程內容包括人體的解剖結構、身體健康評價、鍛煉技巧、日常營養與食物價值等。“哺育靈魂”要求學生將內在生命體驗與外在動作技術相融合,建立靈魂與舞蹈的關系。學生參與群體討論,學會與他人合作,反思和改善自己。表演和舞蹈制作是該項目的一大特色,它為學生提供瞭表演平臺,制作表演節目,讓學生學會表演技能與舞蹈節目的制作流程,通過社區舞蹈節、舞蹈演出等活動將表演者的父母、朋友、同齡人、學校、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聚集在一起,激發社區活力。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8张

圖5  印度“舞離貧困”項目

圖片來源:/ (作者提供)

(三) 美國舞蹈運動項目

在美國,少數族裔、貧困群體的舞蹈教育權無法得到保障,隻有零星公立學校設立舞蹈相關課程。同時,有限的舞蹈教育也面臨被削減以增加數學等學科學習時間的趨勢,舞蹈教育通常被邊緣化,貧困學生的舞蹈教育機會更少。為提升美國弱勢兒童的舞蹈參與,美國舞蹈運動(American Dance Movement,簡稱ADM)應運而生。ADM的實質是一個項目資助平臺,它由炫目腳步基金會(Dizzy Feet Foundation)運營,致力於向那些為貧困社區或弱勢群體開展舞蹈教育的優秀項目提供資助。2010-2020年,該項目平臺為77個社區項目提供瞭資金,惠及美國32個州的150000多名兒童,並為優秀的舞蹈學生頒發瞭54項獎學金。根據ADM的官方說明,該平臺主要希望通過以下三種形式發揮作用:第一,舞蹈教育——增加社區內兒童參與舞蹈機會,促進兒童社會化,提升其執行力、紀律性、自信心和鍛煉技能;第二,舞蹈治療——改善兒童的身心聯系,實現整體健康和福祉;第三,舞蹈藝術——通過舞蹈和運動項目促進兒童藝術素養提升,培養創造力、身體意識和自我表達,增強快樂體驗。可見,這三種形式涵蓋瞭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社會資本三種減貧路徑,尤其以身心綜合發展、改善心理資本為主線。

自由舞項目(Free 2 be me Dance)專門針對洛杉磯地區唐氏綜合征(先天愚型)患者提供舞蹈教學服務。該項目致力於讓患有唐氏綜合癥的兒童享有平等的體育和藝術教育的受教育、展示機會。項目從隻有12名學生起步,已發展為瞭涵蓋多個全年課程、暑期課程和專業培訓課程的綜合項目。項目定期組織學生們進行舞蹈表演,他們曾在2015年世界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進行展演。該項目的最大特色在於開發瞭針對這一特殊群體的芭蕾舞教學流程,促進大腦攝氧與神經恢復,提升機體活動協調性,提升學生自尊心。可見,這一項目的典型特點是舞蹈治療促進心理資本的形成。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9张

圖6 自由舞項目(Free 2 be me Dance)

圖片來源: /f/free2bemedance (作者提供)

“人人舞”項目(Everybody Dance)是美國2014年國傢人文和藝術青年項目獎獲獎項目,致力於為洛杉磯貧困社區4-19歲的青少年提供校內、課後、暑假三種免費或低收費的高質量舞蹈訓練。該項目由專業團隊長期運營,聘請瞭41位專業的舞蹈藝術傢進行舞蹈教學,擁有12名全職教學管理者,每年可為4000多名學生提供舞蹈教育。該項目的校內教學計劃(In School Program)是由專業舞蹈教師為從幼兒園-12年級的學生提供基於表演藝術標準的課程,目前已為當地31所公立學校提供教學服務。項目組根據每所學校要求,對教授的舞蹈風格和課時需求量身定制教學方案。項目的課後教學計劃(After School Program)是重中之重。學生在舞蹈工作室的專業環境中與專業舞蹈教學藝術傢一起學習多種形式的舞蹈,掌握技能的同時培養自信心、創造力與遵守紀律的品質。項目采用分層教學並提供演出機會,每個學生每年都能在好萊塢的劇院身著專業的舞蹈服裝進行舞蹈集體演出,一些出色的學生能夠借由舞蹈技能進入大學或者步入職業生涯。暑期課程(Summer Camp)提供為期一周的高強度集中訓練,提升技術。“人人舞”項目由於其成體系化的專業優勢,為參訓學生帶來持續性的影響,超過一半的8至19歲的課外項目學生學習兩種或更多的舞蹈形式,每周跳舞五小時或更多學時。100%的參加課後計劃的學生高中畢業後能夠進入大學學習。可見,該項目對於心理資本、人力資本的形成較為重視,重視課程建設,為學生提供瞭成長中的陪伴式服務,並提供瞭由舞蹈轉化為升學、就業的路徑。但是,項目人力消耗大,運營成本高,且集中於城市部分學校,無法精準覆蓋每個需求個體。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10张

圖7 “人人舞”項目(Everybody Dance)

圖片來源: /about/equity-commitment/ (作者來源)

(四) 對比與小結

以上典型項目均能體現出舞蹈教育減貧的三大理論路徑,各有特色。

中國項目受政府推動的力度較大,體現為減貧項目與現有學校教育體系融合展開。這些減貧項目註重在供給端發力,主要由外來老師擔任教學,側重“幫扶”“輸血”,著重填補薄弱學校美育教育的空白。由於教育系統與文藝系統的密切配合,這類項目能夠深入偏遠地區農村學校,普惠性強,且強調文化傳承。項目實施中註重技術技能教學,註重舞蹈對文化課學習的促進作用,改善人力資本。同時,舞蹈項目註重扶貧扶志,激活個體的進取心,提升心理資本。然而,項目的教學設計針對性不強,且較少著眼於舞蹈本身的認知情感功能,較少強調舞蹈生命體驗,較少涉及舞蹈促進社會協作的功能。

美國項目的運作多由專業機構、專業人員開展。項目進行瞭弱勢群體細分、地域細分、課程內容細分,項目的精細化程度較高。在項目運行過程中,其教學通常獨立於學校系統單獨運行。項目註重發揮舞蹈的社會功能而非單一舞蹈技巧的習得,重視身體感知與個體自尊塑造,註重利用舞蹈作為載體促進學生的身心健康發展,註重舞蹈的醫學治療作用,最終實現心理資本提升。

印度項目根植於民眾深厚的舞蹈基礎,註重舞蹈的職業屬性,打通舞蹈職業路徑,聚焦舞蹈專業技能積累與就業機會,註重人力資本形成。同時,印度項目註重舞蹈的社會功能,聚焦社區融合,實現社區激活,關註貧困者社會資本的提升。然而,這兩國的項目普遍受到地域限制,項目均需要學生主動報名參與,很難深入那些真正偏遠角落中的貧困學生,普惠程度不高。

三、對中國未來舞蹈教育減貧的建議

舞蹈具備改善貧困者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社會資本的優良屬性。為更好地發揮舞蹈教育減貧的靶向作用,我國應借鑒國內外舞蹈教育減貧的經驗教訓,繼續發揮舞蹈對貧困者人力資本、心理資本的提升作用,並將舞蹈教育減貧項目置於鄉村文化振興、鄉村教育振興的大格局之下,發揮其社會功能。

第一,平衡城鄉舞蹈教育資源,廣泛開展舞蹈幫扶活動,推動農村及脫貧地區的普惠性舞蹈教育。重視舞蹈對建設人力資本的重要作用,建立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體系化的美育基礎薄弱學校幫扶機制,協調政府、高校、社會力量等開展支教、舞蹈教室、舞蹈教學等多種項目,重視開設舞蹈普惠性課程。各地要加強培養鄉村學校美育教師,加強公費定向培養鄉村教師項目。通過同步課堂、共享優質在線資源等方式,補齊師資和教學資源短板。

第二,在舞蹈教育減貧項目中加強教學設計,高效發揮減貧效果。要註重通過精細化的教學設計來提升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接,提升團隊意識、合作意識,發揮舞蹈對學生社會性的塑造作用。要通過教學設計來強化舞蹈的身體認知,發揮舞蹈治療作用,塑造自我價值感。教會學生相應的舞蹈技術非常重要,但同樣重要的是要學生通過舞蹈審美體驗,學會感受、接納和運用自己的身體,從而提高自尊水平,減少因貧窮或經濟壓力帶來的精神緊張和其他心理問題,有效提升心理健康程度。

第三,重視舞蹈的綜合特性,發揮舞蹈教育的文

化引領作用。舞蹈是一門涉及美術、音樂、設計、文學、戲劇等多種形式的綜合藝術,還與如民間故事、文化禮儀(如祭祀)、生活場景(農業、打獵、求愛)等民俗文化相關。因此,舞蹈教育減貧項目要註重發揮舞蹈關聯的多種藝術、文化的特長,為藝術減貧、文化減貧提供重要資源。操作層面上,應註重搭建舞蹈舞臺,建立定期演出制度,讓舞蹈教育減貧的教學項目成為強化農村社區連接的紐帶,提升鄉村建設中的文化凝聚力。

第四,舞蹈教育減貧應註重可持續發展。要註重融入農村傳統文化,借助舞蹈教育延續文脈,與傳承本地傳統文化、民族文化相聯系,並跟蹤、積累成果。國外的舞蹈教育減貧項目均註重宣傳,通過建立自己的品牌網站,在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網絡媒體開展宣傳,吸引捐助,維持項目運營。我國在可持續發展及宣傳方面也可借鑒相應成熟經驗,宣傳優秀項目,引導社會捐助,吸引志願者加入,講好減貧與鄉村振興的中國故事。

(註釋從略,詳見原文)

(責任編輯:黃際影)

《北京舞蹈學院學報》

主辦單位:北京舞蹈學院

主管單位:北京市教育委員會

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來源期刊

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期刊AMI綜合評價(A刊)核心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藝術類核心期刊

中國人文社科學報核心期刊

RCCSE中國權威學術期刊(A )

“復印報刊資料”重要轉載來源期刊

全國高校社科精品期刊

歡迎來稿

1.本刊設有舞蹈基礎理論研究、舞蹈史、舞蹈文化、舞蹈創作與表演研究、舞蹈教育研究、舞蹈科學研究等欄目。

2. 來稿需觀點明確、論證嚴謹充分,論據翔實、結構完整、層次清晰,語言流暢通順。

3. 請直接登錄北京舞蹈學院官網 (www.bda.edu.cn)   首頁下方“學報投稿”在線註冊登錄並上傳稿件。投稿前請查閱本刊格式要求及參考文獻著錄規范。請勿由私人轉遞稿件,以免輾轉貽誤。本刊編輯部收到後即回復,6個月後未被刊用可自行處理。

本刊不收取任何費用,也不開具任何書面錄用通知,請謹防詐騙。

格式規范

許曉雲 潘昆峰 馬天嬌 | 舞蹈教育減貧何以可能? ———理論路徑與中、印、美三國實踐,圖片,第11张

1.字數以8000-12000字左右為宜。文章全篇行距1.5倍。

2. 若有引用圖片,須用阿拉伯數字表示,如:圖1.。如果圖片屬於歷史資料或從其他著作中引用,需要加腳註說明圖片出處。如果圖片是作者本人或他人拍攝,需在圖1.後面加圖註,說明拍攝者姓名和時間。

3.腳註(頁下註):用①②③格式標註序號。針對正文中的學術概念出處、學術熱點及相關評述等不方便在正文展開論述的情況,可在腳註部分予以解釋說明。腳註格式采用中文符碼體系,如:

①孫機:《漢代物質文化資料圖說》,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年,第432-452頁。

②王寧寧:《“長袖善舞”的歷史流變》,《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13年第3期,第46-52頁。

4. 文後【註釋】即文章的尾註部分,所列文獻須與正文的引用內容相對應,在引文處標註序號,統一以尾註形式列在文後,須註明文獻的具體頁碼。對於重復引用的文獻,在正文引用註釋序號後面添加頁碼,尾註部分無須重復排列。參考文獻著錄規范請嚴格按照《文後參考文獻著錄規則》(GB/T7714-2015)。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