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百練:李克用

黃巢兵尚強,朱全忠不能支,求救於河東節度使李克用。二月,克用將蕃、漢兵五萬出天井關。全忠聞黃巢將至,引軍還大梁。五月,癸亥,大雨,平地三尺,黃巢營為水所漂,且聞李克用至,遂引兵東北趣汴州,以驍騎五千進逼大梁。全忠復告急於李克用。丙寅,克用與忠武都監使田從異發許州,戊辰,追及黃巢於中牟北王滿渡,乘其半濟,奮擊,大破之,殺萬餘人,賊遂潰。

甲戌,李克用至汴州,營於城外,朱全忠固請入城,館於上源。全忠就置酒、聲樂,饌具皆精豐,禮貌甚恭。克用乘酒使氣,語頗侵之,全忠不平,薄暮,罷酒,從者皆沾醉,宣武將楊彥洪密與全忠謀,連車樹柵以塞衢路,發兵圍驛而攻之,呼聲動地。克用醉,不之聞;親兵薛志勤、史敬思等十餘人格鬥,侍者郭景銖滅燭扶克用匿床下以水沃其面徐告以難克用始張目援弓而起志勤射汴人死者數十須臾,煙火四合,會大雨震電,天地晦冥,志勤扶克用帥左右數人,逾垣突圍,乘電光而行,汴人扼橋,力戰得度,史敬思為後拒,戰死。克用登尉氏門,縋城得出,監軍陳景思等三百餘人,皆為汴人所殺。楊彥洪謂全忠曰:“胡人急則乘馬,見乘馬者則射之。”是夕,彥洪乘馬適在全忠前,全忠射之,殪。

克用妻劉氏,多智略,左右先脫歸者以汴人為變告,劉氏神色不動,立斬之,陰召大將約束,謀保軍以還。比明,克用至,欲勒兵攻全忠,劉氏曰:“公比為國討賊,救東諸侯之急,今汴人不道,乃謀害公,自當訴之朝廷。若擅舉兵相攻,則天下孰能辨其曲直!且彼得以有辭矣。”克用從之,引兵去,但移書責全忠。

(節選自《資治通鑒》“唐紀七十一”

[]①選文記敘的是有唐末鴻門宴之稱的上源驛之變的發生經過。這次事件揭開瞭李克用與朱溫(即朱全忠)長達四十年爭雄之戰的序幕,也拉開瞭五代十國的序幕。

1. 下列對文中畫波浪線部分的斷句,正確的一項是(    

A. 侍者郭景銖滅燭扶克用/匿床下/以水沃其面徐告/以難克用/始張目援弓而起志勤/射汴人/死者數十/

B. 侍者郭景銖滅燭/扶克用匿床下/以水沃其面徐告/以難克用/始張目援弓而起/志勤射汴人/死者數十/

C. 侍者郭景銖滅燭扶克用/匿床下以水/沃其面/徐告以難/克用始張目援弓而起志勤/射汴人/死者數十/

D. 侍者郭景銖滅燭/扶克用匿床下/以水沃其面/徐告以難/克用始張目援弓而起/志勤射汴人/死者數十/

2. 下列對文中加點詞語的相關內容的解說,不正確的一項是(    

A. 節度使:統管一道或數州的軍、民、財政大權,唐代始設。

B. 癸亥:本處為幹支紀日法,幹支是十二天幹和十地支合稱。

C. 驛:古時供應遞送公文的人或來往官員暫住、換馬的處所。

D. 移書:可指移送文書,也可指平行官署之間的一種官文書。

3. 下列對原文有關內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確的一項是(    

A. 李克用與田從異乘黃巢人馬渡到汴河一半的時候,奮勇攻打,擊敗黃巢的隊伍。

B. 朱全忠在上源驛為李克用置辦酒席招待,李克用乘著酒興多有惡語傷人之處。

C. 李克用登上尉氏門,騎馬逃出,但監軍陳景思等三百餘人,都被汴州軍隊殺害。

D. 楊彥洪對朱全忠說見到騎馬人便射箭,而當天晚上,他自已卻因騎著馬被誤殺。

4. 把文中畫橫線的句子翻譯成現代漢語。

1)黃巢營為水所漂,且聞李克用至,遂引兵東北趣汴州。

2)連車樹柵以塞衢路,發兵圍驛而攻之。

5. 選文評價李克用的妻子劉氏多智略,事變發生後的哪些事情體現她這一特點,請簡要概括。

【參考答案】

1. D    2. B    3. C   

4. 1)黃巢的軍營被水淹漫,又聽說李克用將要到來,於是帶領人馬往東北方向奔向汴州。

2)把馬車連起來用樹木做柵欄來堵塞主要道路,然後派出軍隊包圍上源驛攻打李克用。   

5. 不動聲色,立即將從汴州逃回來的人斬殺。暗中召集各大將軍嚴明紀律,謀劃以求全軍回還。勸說丈夫不要擅自帶領人馬去攻打朱全忠,應當呈訴朝廷。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