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吃財政飯”的到底有多少人?除瞭土地財政還有什麼辦法?

中國“吃財政飯”的到底有多少人?除瞭土地財政還有什麼辦法?,第1张

北京章哥,房地產從業20年,通曉業內門道,我不做所謂的“專傢”,隻用二十年實戰經驗幫大傢答疑解惑。

一、

這是看到朋友圈兒想到的問題。

朋友發的,在他看來中國吃財政飯的人比例太高瞭,以他們傢小縣城為例,滿打滿算十來萬的人口,常住的可能還不到十萬。但吃財政飯的卻至少上萬人,比例嚴重失衡。像他們傢就應該是當地不錯的,親戚很多都在體制內上班。收入雖然和大城市不能比,但在當地都屬於中產。

縣裡也沒什麼支柱產業,除瞭不多的人還在種地就是初級加工業和服務業,那朋友就想不通瞭,財政收入從哪兒來,拿什麼養活這麼多吃財政飯的?

本來這也無所謂,各地都差不過這種情況,城市雖小但五臟俱全,吃財政飯人的比例就越高,沒什麼新鮮的。但讓他膩歪的是在男足輸越南之後,他聽說縣裡這些年也沒少在足球上投入,建場館辦學校給獎金,沒人贊助,花的都是財政的錢。這是發改委在前些年要求的,讓地方財政支持足球的基層發展。

所以朋友才爆發瞭,在朋友圈兒吐槽。之前都說足協什麼的並不動用財政資金,而是有自己的盈利渠道。甭管是舉辦賽事還是接受捐助,總之都是球迷們在給送錢。但現在看來也不是,而是基層投入瞭大量的財政資金才培養孩子孕育氛圍,而頂層的領導和球員們摘桃子。最可氣的是他們還理直氣壯,更別提什麼回報社會瞭。

我看瞭也覺得挺有意思,地方政府確實是承擔瞭大量的基層工作,人也多,但財政卻有限,估計除瞭賣地就得靠轉移支付來彌補虧空瞭。

足球這事兒在之前沒想到,但朋友一說也有些道理。這就像騰訊阿裡等互聯網公司似的,老板可以站出來說是憑借自己的投資和努力才賺到錢的。但實際上,如果沒有國傢在高等教育上的巨額補貼,這些公司根本就招不到這麼多碼農。

所以企業交稅是必須的,反饋社會也是理所當然,這才是有責任感的企業。確實不能跟足球似的,錢揣自己兜裡,不僅不感恩,還把膩歪灑向人間。

二、

中國吃財政飯的人到底有多少?

2015年中國公佈瞭公務員總數,717萬。但這僅僅是有編制的公務員,離退休的不算。而教育、醫療、科研和各種事業單位也不包括在內,還有大量的編外人員,比如協管什麼的,所以總數要比這700多萬大得多。

當時有人做瞭統計,應該比較合理。就是拿2012年財政部公佈的5000多萬吃財政飯人員做基數,推斷出到2015年,全中國的財政資金養活瞭大概6000多萬人,6500萬左右。

那從當時到現在,為瞭應對入學高峰期的到來,教育系統增加瞭至少幾百萬的教師崗位。醫療系統更是擴編,兩個主要項加起來至少增加瞭5/600萬人。再有就是把之前村一級的組織也納入瞭財政序列,共計400多萬個基層單位,估計在千萬人左右。那再加上增加的各種協管和公交管理員,地鐵志願者什麼的,還有軍隊系統,所以吃財政飯的估計至少在8000萬以上。當然,像足協這種能自身供血的應該不算,但這種單位非常少,可以忽略不計。

中國人口總數14億,減去吃財政飯的還有13億多。但其中的老人孩子基本不創造財富,真正能創收的勞動人口也就不到9億人,那也就是說,平均8個人供養一個吃財政飯的,比例確實不低瞭。就算是以14億人口來說,也要占到5%以上的比例瞭。

而按照中國古代的統計,20人養一兵基本是極限,10人養一兵那就是絕對的窮兵黷武瞭。三國時期劉備的西蜀總人口不過94萬,頂多百萬吧。但卻養瞭10萬常備軍和4萬官吏,這比例肯定是超越極限瞭。

所以劉備諸葛亮才大肆超發貨幣,寧可背上千古罵名也得搜刮民間財富,要不然真的熬不下去啊。之所以蜀漢不設置史官,其中一個可能就是自己也知道把四川百姓刮得太苦瞭,不敢留下記錄。

三、

現代國傢除非是統治者實在沒辦法,否則也不會用超發的手段,造成的惡性通脹危害更大。那要想支撐住財政,除瞭收稅還能有什麼辦法?我反正除瞭賣地是想不出別的。

這沒有什麼好不好和應不應該的,就是現實情況。就看看那些沒有新興產業支撐的小城市,除瞭賣地還有什麼財政來源嗎?換你去當市長縣長,別的可以不談,先說拿什麼給教師、警察和醫生發工資吧,然後還有市政電費修橋補路什麼的,想想錢從哪兒來吧。

去年黑龍江在年底出瞭兩個大新聞,一個是將房地產增長作為全省工作目標對外公開,要求全力沖刺房地產業增長。這在房住不炒的房地產調控的中央精神之下可以說夠大膽的,但也得說是省裡實在沒其他辦法瞭,不得不用房地產這個夜壺產業來應急。

第二個就是鶴崗,不僅宣佈取消招聘吃財政飯的工作人員,而且提出瞭“財政重組”。這種用詞其實誰都明白,如果不是到瞭入不敷出的破產境地,誰會提出重組啊?

按鶴崗的公開數據,一般預算的財政收入是20多億,這幾年都差不多,23-25億之間。但支出也差不多,基本都是100億多點兒,2020年估計是因為疫情,支出達到瞭130多億。也就是說,收入連支出的零頭兒都不到,虧瞭100億以上。那請問,換做你去當市長,能有什麼高招兒快速扭轉局面?

很多人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可以張嘴就來什麼:開源節流、鼓勵發展、促進消費,扶持高新產業等等,其實這都是正確的廢話。想當於病人已經近ICU急救瞭,這在旁邊還喊什麼要加強鍛煉、健康飲食呢,養生和治病是兩碼事兒。現在著急的是救命,然後再說什麼健康發展一類的。

鶴崗以至黑龍江估計都沒什麼好辦法瞭,就算是想賣地換錢都賣不出去。這就跟窮人傢等著錢看病一樣,明知道不應該賣房賣車,但不賣的話是真沒錢啊,而且這還賣不出去呢,幹著急。

四、

前兩年全國不少省市都大搞“並村合居”,表面上說是為瞭集中土地提升效率。但實際上誰心裡都明白,就是為瞭換取土地指標,不賣地是實在沒辦法。但是就算換瞭土地指標又能怎樣,賣不出去還是沒錢花啊。

去年底還有個大新聞,竟然發生在瞭霸州,雄安新區的旁邊。也沒什麼特殊的,三亂唄,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不好聽的就甭說瞭,任何人都知道這屬於是絕對的殺雞取卵瞭。但也得替地方政府想想吧,這幾年環京樓市都膝斬瞭,自然沒有開發商拿地。可吃財政飯的人員卻隻增不減,工資退休金從哪兒來啊?

很多人會本能地指責政府部門無節制的擴張,當時不招這麼多人不就行瞭,何必弄得自己這麼被動。

但其實這東西很難控制,甭說政府瞭,就連民營公司都是沒辦法的事情。經濟好的時候賺錢就多,錢賺多瞭事兒就多,自然想要多找人,畢竟任何一個機構都有擴張的本能。可招人容易裁員難,一旦占瞭位置就不好轟走。所有大公司都有這種弊端,大公司病也不是大公司獨有,連小公司都很難避免。

我在好幾個公司上過班,哪傢公司都喊精兵簡政,但實際上全都是一團亂麻,沒一個不被困擾的。做得最好的是一位前輩的公司,20多年來從幾百萬做到瞭幾十億的規模,但就是這三間辦公室。其中老板占瞭一間,另兩間大辦公室沒變過桌椅數量,坐不下瞭就裁人,確保絕對不可能人滿為患。

但這也有弊端,任何事物都是有兩面性的。畢竟業務量在擴大,自己不招人就得把業務外包,那避免不瞭的就是多花錢,還不好控制效果。其實就跟政府部門外包事物一樣,錢不少花,還沒少惹禍。

五、

2021年的數據我不知道,但2020年度,中國土地出讓金的收入,也就是賣地的錢,占到瞭地方財政收入的接近50%。那既然一半的收入靠賣地,可以說所有吃財政飯的工資都是賣地所得,其他的各項稅收什麼的才能用在市政建設和福利支出上。

現在中國正面臨著轉型期,也就是要從土地財政過渡到以房產稅為主的模式。但這隻是遠期歸還,但短期內還是不得不陷在土地困局瞭。誰心裡都知道賣地模式不可能長久,但眼下卻離瞭又不行,兩邊為難。

去年,2021年是五年來賣地規模首次出現下降,於是就出現瞭黑龍江和霸州這種情況,錢不夠花瞭。所以,我相信中央是盡力在引導各個城市走向轉型,但難度實在是太大瞭。

在我看來,或許近三年真的是困難時期,一方面是土地收入納入中央統籌,同時推動瞭房地產稅進程,逼的地方政府不得不去其他地方開源。另一邊肯定會壓縮公務員,至少是編外人員的數量,也就是節流,逼著地方政府走長遠發展的正道兒。

但還是這句話,太難太難,中央的決心不必多說,看具體的措施手段和進程吧。按照去年的財政收入和支出表,中國隻有上海是有盈餘的,今年也懸瞭。此外是北京深圳等大城市也基本持平,而小城市中大部分都是虧空的。8000萬吃財政飯的,這個轉型不容易,希望能熬過去。

但在短期內,土地財政還是不會停止,看看誰有什麼好辦法吧!

我是北京章哥,如果你有問題私信我。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