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1张

把辛酸淚

滿

《紅樓夢》人物賞析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2张

向下滑動   圖源統編教材語文 必修下冊

《紅樓夢》是一部將人物刻畫與故事演進融合得天衣無縫的作品。作者既能在次第展開的一幕幕故事中塑造大批真實可感的“圓的人物”,又能把人物的悲歡際遇編織成經緯縱橫的“生活之網”,使大大小小的敘事單元或情節碎片前後相屬、因果相連,給讀者帶來“事有必至,理有固然”的閱讀體驗。

劉姥姥是《紅樓夢》中塑造的一個經典形象,廣為大傢所熟知。接下來我們將以“劉姥姥”為例,為大傢講解人物分析的方法與角度。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3张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4张

圖源網絡

人物行為的梳理

《紅樓夢》的特點是由粗獷漸入細密,作者著眼日常生活,“一路有意無意,東拉西扯,便皆敘出”,“順筆便墨,得空便入,間三帶四,一支筆做千百支用”。

首先,我們可以從賞析目的出發把“分析對象”和“關聯人物”區別開來。“分析對象”即需要解讀的人物形象,他(她)是由賞析者根據研究興趣確定的;“關聯人物”即與分析對象發生直接交往的其他人物形象,取決於文本內容。

其次,要把“關鍵事件”和“典型表現”區別開來。關鍵事件是對人物故事的概括,其價值在於把人物行為收攏起來。典型表現是在關鍵事件中被作者突出、放大或強化的特定行為。

假定以劉姥姥為分析對象,她的關鍵事件從宏觀上講就是“三進榮國府”。“一進”在第六回,是來“打抽豐”的;“二進”在第三十九至四十二回,是來送瓜果蔬菜的;“三進”——一次是鳳姐病重托孤(第一一三回),一次是營救巧姐兒,藏匿鄉下(第一一九回),一次是送巧姐歸府(第一二零回),一次是受邀進府,為巧姐兒做媒(第一二零回)。

中觀上講,續作不論,至少第一次、第二次進榮府都可以做進一步切分。

第一次包括“與女婿狗兒議事”“見周瑞傢的”“見平兒”“見鳳姐”“與周瑞傢的告別”等,第二次包括“見平兒”“與賈母敘談”“遊大觀園”“為巧姐兒取名”“辭行”等。

微觀層面還可以繼續切分。以膾炙人口的“遊大觀園”為例,賈母、劉姥姥一行先後遊覽瞭沁芳亭、瀟湘館、紫菱洲、秋爽齋等,每一處或行走、或座談、或賞景、或宴飲、或行令、或聽戲,劉姥姥對景、物、人、事都有“考評”,且在眾人面前都有一番“表演”,如“滿頭簪花”“宴前戲謔”“行牙牌令”“醉臥怡紅院”等。

至此,我們就把握住瞭分析對象劉姥姥在書中大大小小的事件,接下來就可以把“典型表現”填充到的關鍵事件中瞭。“典型表現”例如秋爽齋宴罷,劉姥姥看著李紈與鳳姐兒對坐著吃飯,嘆道:“別的罷瞭,我隻愛你們傢這行事。怪道說'禮出大傢’。”話音剛落,鳳姐和鴛鴦就趕忙道歉瞭。劉姥姥發出這樣的感嘆,反映出她性格的某些側面。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5张

圖源網絡:劉姥姥

二、人物性格的探究

在對人物性格進行探究時,我們可以先問出這樣幾個問題:

(1)這些關鍵事件及其典型表現反映瞭人物性格的哪些側面?

(2)這些性格側面是否可以歸並、整合到一起,或者說它們是否具有兼容性?那些看似不兼容的性格側面集於人物一身是否具有合理性?

(3)縱觀全書,分析對象的性格是否發生變化?總的來說,他(她)給你留下瞭怎樣的印象?

(4)相比其他作傢,《紅樓夢》在刻畫人物性格方面有哪些突出特點?

以劉姥姥為例,對問題(1),例如,在第四十二回篇首,劉姥姥認為老太太和巧姐兒抱恙是因為“遇見什麼神瞭”,需要看看“祟書本子”,書中借以表現劉姥姥“有年紀的人經歷得多(鳳姐語)”罷瞭,後文請她給巧姐兒起名也是由此而起。

二、人物功能的詮釋

首先,要關註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襯功能。《紅樓夢》是在“眾多的人物關系的網結”中寫人的,交往行為一旦發生,參與其中的人物的性格都得到鮮明表現。劉姥姥初進榮府,先後與周瑞傢的、平兒、鳳姐等人發生交往,特別是在被鳳姐接待時,寫劉姥姥筆墨少,寫鳳姐筆墨多。作者通過一系列神態、動作和語言描寫,寫出瞭鳳姐打發很不熟悉又是突然到來的“遠親”時的驕矜、精細和幹練,從功能詮釋的角度,我們可以說劉姥姥對鳳姐起到瞭映襯作用。

其次,要關註人物對環境的透視功能。劉姥姥就是作者精心安插在書中的一雙“眼睛”。透過這雙眼睛,我們看到瞭賈府日常生活的奢靡。不論頂莊稼人一年生活的螃蟹宴、用十幾隻雞來配的茄鯗、一兩銀子一個的鵪鶉蛋,還是各種各樣極其考究的服飾和器物,無不使劉姥姥以及我們這些與劉姥姥見識相仿的讀者大開眼界。透過這雙眼睛,我們還能看到賈府整體的盛衰變化。如果說第一回中甄士隱傢族的“小興衰”是對賈府“大興衰”的一種隱喻,劉姥姥三進榮國府就是現實層面賈府不斷沒落的“活見證”。

再次,要關註人物對情節的推動功能。例如“櫳翠庵茶品梅花雪”一節,劉姥姥陪賈母來到妙玉處品茶,推動的情節是妙玉借此機會把寶、黛、釵三人拉到耳房內品茶。這段故事又可分成兩部分:一是四人共飲、共論;二是黛玉和寶釵離開後,妙玉和寶玉的獨處。兩部分既寫出瞭四人各不相同的性格,也集中表現瞭妙玉對寶玉的特殊感情。這種情況是劉姥姥本傳自然觸發的關聯人物的情節。

紅樓人物有主有次,在行為梳理的基礎上,主要人物宜側重其性格分析,次要人物應側重其功能分析,對《紅樓夢》中的人物進行高質量的分析,將給小說閱讀帶來“一覽眾山小”的效果。

紅樓人物有主有次,在行為梳理的基礎上,主要人物宜側重其性格分析,次要人物應側重其功能分析,對《紅樓夢》中的人物進行高質量的分析,將給小說閱讀帶來“一覽眾山小”的效果。

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Image,第6张

參考文獻:

[1]李煜暉.整本書教學視角下的《紅樓夢》人物賞析:觀念與方法——以“劉姥姥”為例[J].中學語文教學,2022,(01):17-23.

本期編輯:殷茵

責任編輯:趙桐玉 蔡沂汝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