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圖片,第1张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圖片,第2张
消除貧困,自古以來就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理想。在這場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脫貧攻堅戰中,一批又一批的中國作傢,深入扶貧一線,以文學的熱情和力量加入到脫貧攻堅偉大事業中去,他們以手中的筆向世界描繪瞭一個個真實、立體、深情、飽滿的中國故事。為展示脫貧攻堅偉大歷程中的作傢行動和文學力量,中國作協策劃、中國作傢網承擔拍攝瞭《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專題片。在四個多月的時間裡,我們先後采訪瞭幾十位作傢、評論傢、編輯傢,現將陸續推出系列訪談,感謝關註。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第3张

▲點擊查看視頻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圖片,第4张
農村已經打開瞭一扇大門

中國作傢網:您認為作傢需要以什麼樣的姿態深入鄉村、書寫當代鄉村?

陳毅達:伴隨著中國四十多年來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國的鄉村也在大步地前行,發生瞭巨大的變化。對作傢來說,在書寫鄉村的過程中,不僅僅是要記錄外在的變遷,更重要的是要把鄉村在變遷的整個過程中,在改革開放背景之下,鄉村裡的這些人,他們的心靈歷程反映出來。時代的烙印是體現在個人身上的,個人思想情感的變化也呈現著時代的變化,寫作者需要關註到這種變化。

這也需要作傢花很大的功夫,下很大的力氣去深入、去接觸、去瞭解、去挖掘。

總體來說,中國農村擁有非常廣闊的天地,書寫中國的鄉村,對當代作傢來講,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在改革開放的整個進程中,從我的個人理解來講,實際上應該是從農村實行傢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開始的,但後期變化最大的是城市。中國的城市取得瞭非常大的建設成就,各個新興領域迸發出瞭很多活力,當代作傢一下子把眼光都放到瞭城市。

一段時間內,我們忘記瞭農村,實際上現在的農村變化也無比巨大,比方說現在農村的很多新的業態,都是值得關註的。比如現在的觀光農業、旅遊農業等新業態,返鄉創業、美麗鄉村建設、民宿改造、互聯網進入農村等現象。農村已經開始向城市打開瞭很大的一扇門,農民仍然是社會重要群體,他們怎樣生活,我覺得都需要作傢去反映,去把握,去把它展現出來,這應該是我們當代作傢的使命。每一個有責任感的作傢,都應該要去考慮怎樣好好地書寫我們當代的鄉村。

中國作傢網:您的作品《海邊春秋》的創作緣起是什麼?

陳毅達:創作《海邊春秋》,既是偶然,也是必然。當時寫《海邊春秋》,沒那麼強的目的性,我從小生長在一個小縣城,那時候就是我們現在的城鄉結合部,我確確實實接觸農村也不多。後來80年代參加工作之後,開始對農村進行扶貧,我當時作為第一批的扶貧隊員,在一個地級機關工作,那年還很年輕,才22歲。那時候我去的那個村非常貧困,沒有任何資源。本來人傢講山區,還有一些山林資源,它那個地方大山上都是巖石,連山林資源都很缺乏,也沒有電。我在那個村住瞭三個月,晚上都是點火照明。那一年的扶貧經歷,讓我對農村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隻是因為當時太年輕,不知道怎麼去書寫,但是記憶一直在。後來我也因為工作的關系,經常往農村走,這個念頭就一直在。到最後也隻先寫瞭一部中篇,但從我個人來講,對農村的整個的認識也是逐步推進的,剛開始寫的時候也有局限性的。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圖片,第5张
返鄉青年才是鄉村振興的真正推動力

中國作傢網:您創作這部作品的采訪過程是怎樣的?

陳毅達:我在廈門一個靠海的村子采訪。當時我們車開到那裡的時候,一個20多歲的年輕姑娘開著電瓶車來接我們。她帶我們到村裡面,路兩邊都是水泥路,整個綠化非常好,種滿瞭花草。村裡還有農民自己建設的公園,在村裡轉瞭一圈後就到瞭一個玻璃房,我們才知道,玻璃房是個餅屋。坐下來聊,這傢店是做手工鳳梨酥,老板是臺灣的。我就很好奇,在農村裡做鳳梨酥怎麼產生經濟效益。原來周末的時候,很多城市裡的傢長都會帶孩子來,讓孩子自己做鳳梨酥,做完不管形狀難看不難看,孩子父母就買回去。生意還是挺好的,而且父母可以在旁邊喝咖啡、喝飲料。

我看那個20多歲的姑娘像是大學畢業生,就問她是臨時回來,還是定居在村裡瞭。她說她就一直在村裡瞭,還告訴我村裡有很多大學生。鳳梨酥店的臺灣老板,是因為原來有個讀旅遊專業的同學,做旅遊的時候認識的他。這個同學回村以後就介紹臺灣老板,引進瞭這傢店。

閩北是福建的一個農業地區,有10個縣市,9個縣是全國商品糧基地,一個縣是省商品糧基地,全部是山區。之前糧價也很低,農民種糧積極性非常低,後來青壯年勞動力都到外面去瞭,再後來連女性都出去瞭,隻剩下留守老人跟留守兒童,山村很蒼涼。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農村所有的勞力都外移瞭,考慮到孩子升學要有出路,今後要改變人生,所以都把孩子又帶出去上學,在縣城買房子,很多村子到後面都隻剩下老人瞭。那我們這麼多的農村誰去建設它?主體是誰?如果能夠鼓勵大量的鄉村青年,給他們提供一定的條件,或者他們有自覺的願望,能夠回村來建設的話,中國的農村是非常有希望的。

從改革開放開始,我覺得隻要年輕人往哪一個行業去奔,那麼那個行業肯定是最新的行業。年輕人的創造力才是某個領域的真正推動力。

也有一些年輕人,幾個大學畢業生,在山村裡種茶、種櫻花,還把綠皮的火車買瞭兩節,下面用木墩堆起來,一輛破舊的公共汽車,就放在旁邊,稍微改裝一下就變成他們的辦公室,也是做文創。他們幾個年輕人在那裡搞成瞭一個平臺,會電腦,有信息,掌握各種情況,運用互聯網下訂單、發貨,形成產銷鏈條,刺激瞭當地經濟的發展。我有一種由衷的感動,我覺得返鄉青年如果能夠帶著他們所學的知識、他們的眼光和創造力回來的話,農村會展現出非常好的發展態勢。

中國作傢網:您小說中的藍港村有原型嗎?

陳毅達:藍港村基本上是虛構的,外形上主要是平潭北港村。我把整個創作背景放到平潭,可能就是因為這些事情在心裡裝瞭很久,一直想表達出來。平潭之前真的很窮,在改革開放初期,通過海上跟臺灣的民間貿易,有點收入,但是後來貿易中斷瞭,船隊出瞭幾次事故就不行瞭。所以出現瞭離島潮,大量的勞力離島。平潭改革開放之後爆發出活力,從一個很落後的海島到現在建設成為漂亮的農業島、漁業島,非常典型,很適合作為故事背景。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 陳毅達:返鄉青年是廣闊農村的發電站,圖片,第6张
還原現實,創作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中國作傢網:您從確定要創作《海邊春秋》到完成,大概去瞭多少次平潭?

陳毅達:我去平潭大概有七八次,每次去都有過去的記憶和現在的想法的新碰撞,作傢確實是要深入生活,才能有深刻的感悟,才能寫出來。

中國作傢網:小說主人公劉書雷是一個掛職幹部,他以一個外來者的視角去打量一個古老漁村。請您談談這一人物設定?

陳毅達:我把主人公設定為一個青年博士,因為這是平潭島建設過程中的真實事件。過去平潭島的基礎設施非常差,最關鍵的是人才儲蓄比較少,當時福建省政府出臺瞭一個政策,組織人員建設平潭島。我接觸的剛好是第四批,已經在推進國際旅遊島跟自由貿易區,必須引進一些高端人才,明確要求必須擁有博士學歷或者高級職稱,或者是具體業務部門的專業骨幹。

這批人裡面有幾十個博士,擁有高級職稱的100多人。他們都比較年輕,很多人工作之餘會寫些感受。後來平潭就把他們的感受編輯瞭一本書出來,請瞭各方面的人參加座談,我也去瞭,當時翻看瞭他們的心得感受,很真誠,很真實,而且很有情懷。

我的故事裡還設定瞭一個中文系導師,代表一種文人風骨。中國古代很多的詩人、作傢,傢國情懷很強,“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之樂而樂”,“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我覺得這種理念對年輕人來講太重要瞭。如果你隻想照亮自己,做一個燈泡也沒什麼問題;但是如果你想去照到范圍大一點的話,就要去做一座發電站。要振興鄉村,確實需要一個再造和重生的過程。一些較為落後的農村,村裡的基礎建設都不完善,無法給年輕人提供很好的創業土壤;有的農村小得都看不到瞭;很多村子都沒有學校瞭,有的鄉村小學甚至鄉鎮學校都開始在並瞭,因為孩子都跟父母走瞭。農村文化建設也很難抓,原來的文化中心、農民夜校都比較滯後,沒辦法跟農民的願望和需求對接得很好……現在的鄉村振興中,一定要思考一個問題——要建設什麼樣的新農村,怎麼樣建設新農村?答案還是回到年輕人,工作使命應該交給當代的年輕人,而且這些年輕人是要有思想、有志氣、有志向的。

中國作傢網:您創作《海邊春秋》,花瞭三個月時間,但其實前面有積累醞釀瞭20多年,您的創作體驗是什麼樣的?

陳毅達:很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過那種創作狀態。有些東西直接訴諸筆端,很順地就展現出來。完成之後,我有一種幸福感和愉悅感。我最後完成的時候是在杭州,我在房間打完最後一行字的時候,也不敢確定說到底會不會得到認可,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是帶有一些理想主義的東西,而且有些想法可能現在的年輕人不一定會贊同。我沒有把握,但是我有一種表達完自己想法的快意,那天晚上還是很開心的。

中國作傢網:您的《海邊春秋》,涉及到瞭扶貧、美麗鄉村建設、海上絲綢之路、還有年輕人回鄉創業一系列的問題,這是提前設定好的架構,還是因為這些問題都是無法回避的呢?

陳毅達:我寫這個作品的時候,根本沒想到這些,我隻是想如果年輕人回到農村去,會做一些什麼事情。在整個寫作過程中,我不得不去思考,從這個點出發,自然而然關聯到你說的這些內容。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山村,如果真想推動它的發展,就需要關聯這麼多方面。我倒真的沒很刻意地說去思考那麼多,這些問題都很大,但我覺得作為一個作傢,就要還原生活本身或者一些事件的真是過程,很多內容是在整個寫作過程中慢慢清晰起來,自然而然地關聯完成的。

作傢簡介
陳毅達

福建省文聯副主席,福建省作傢協會主席。著有長篇報告文學《再造一個輝煌》《抗擊與跨越》,中篇小說集《發現》,長篇小說《海邊春秋》等。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