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賀最經典的一首鬼詩,表面看是寫鬼,實則描寫瞭生活中的人與事

李賀被後世稱為“詩鬼”,他一生也是寫過瞭10多首“鬼詩”,而且寫得也是極為淒美,雖然他的這些“鬼詩”,表面看是在寫“鬼”,但實則描寫生活中人的感情;隻不過是以“鬼”來描寫人生,以及生活中的事物,這樣的一種描寫手法,也使得他的作品顯得別具一格,處處充滿瞭一種淒美之感,而我們讀這種作品,除瞭能夠感受到詩人高超的表現手法之外,還就是作品中所折射出來的人性。

其實李賀也是一位天才詩人,他與初唐時期的王勃就極其相似,兩個人都是才華橫溢,並且都是活瞭20幾歲便逝世瞭。李賀26歲便是逝世瞭,那王勃隻是多活瞭一歲,可是他們身後流傳下來的詩文,卻是成為瞭千古名篇;每一首都足以令人驚艷,往往可能隻是那麼寥寥數語,可是卻充滿瞭高遠的意境,讀來當真是令人贊嘆不已,所以他們的作品,也最是值得一讀。

可能有的朋友對於李賀並不是很熟悉,名氣並不如李白和杜甫等人那麼大,但是他在一些專傢和學者的眼中,完全是可以媲美這兩位偉大的詩人,並且他的詩句也是頻頻被後人所化用,譬如他的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便是被後世無數的詩人化用,可是無論人們如何使用,也是無法超越李賀。

筆者今天要向大傢推薦李賀“鬼詩”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首,那便是他的這首《蘇小小墓》,整首詩描寫得無比淒美,更是通過聯想把蘇小小這個人物,以及事後變成鬼的形象刻畫的淋漓盡致,從而也使得這首詩顯得極獨特,也無比的淒美,而如此淒美的一首作品,看似寫鬼,但更多的還是表達瞭一種人生感悟。

幽蘭露,如啼眼。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蓋。

風為裳,水為佩。

油壁車,夕相待。

冷翠燭,勞光彩。

西陵下,風吹雨。

蘇小小是南北朝時期最著名的歌女,據說她長得極為漂亮,更是受到瞭諸多文人雅士的喜愛,無論是關於她的身世,還是生平佚事,那在很多的古籍裡面多有記載,例如《樂府廣題》便對於她的身世有過比較系統的介紹“蘇小小,錢塘名倡也,蓋南齊時人。

另外的《方輿勝覽》也是記載瞭他墓地的所處的位置,“蘇小小墓在嘉興縣西南六十步,乃晉之歌妓。今有片石在通判廳,題曰蘇小小墓。”從這兩句記載中,我們便可以準確地知道蘇小小墓是在嘉興。

然而李賀也正是通過他的墳以此來展開聯想,描寫瞭蘇小小變成瞭鬼後的形象,這樣一種看似不合理的描寫,但卻是最能夠體現現實生活中的人與事;而他的這首詩描寫得也是極為抒情,也無比的淒美,字裡行間更是流露出瞭無限的憂愁之感,這也正是李賀詩作最為獨特的一個地方。

那這首詩它大致的意思是,墓地前面的蘭花上面,有瞭無數的露珠,這很像是蘇小小的眼淚。再也沒有瞭編織同心結,然而那墓地前面的花更是沒人修剪。草長得極為旺盛,松樹更是猶如車蓋。風是她的衣裳,水是她的玉佩。生前的油壁車,到瞭傍晚時分一定是在旁邊等待。這個地方一到瞭我晚上便是有鬼火出現,即使是在很遠的地方,也能夠看到那閃光的磷火。雖然她早已死去瞭,在這西陵之下,現在隻有那風和雨。

李賀的這首《蘇小小墓》通篇情感細膩,表現手法更是高超,短短的幾句,卻是把蘇小小鬼的形象刻畫的好厲害,讀來當真是令人拍案叫絕,如此絕美的一首詩,那自然也是不容錯過,也是值得我們一讀再讀。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